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二百三十五章 匹马出下河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腊八佳节,普天同庆,匹马出下河。

    杀马特黑马第一次出远门,在寒风中,特有精神的撒着蹄子一路狂奔,脑门上一撮盖眼的偏分黑毛在风中一摆一摆的。

    悠悠的乡村小路在马蹄下,不规则的蔓延着......

    “喂,朱平安,你怎么偷偷摸摸的走啊?咯咯,跟丧家之犬似的。”

    出村没多远的岔路口,一袭红斗篷的李姝策马悄然出现,衣袂飘飘,微仰的脸蛋,白皙的颈项,一双大眼黑溜溜的,满脸精怪之气。

    后面还跟着包子小丫鬟画儿,掂着裙摆气喘嘘嘘的追着自家小姐。

    “光天化日,怎么就偷偷摸摸了。你,是来送我的?”朱平安停住杀马特黑马,看着腹黑少女李姝,勾着唇角问道。

    “想的美,谁送你了,我是来遛马,远远的看到一只癞蛤蟆趴在马背上,觉的眼熟就来看看了。”

    腹黑少女李姝不屑的翻了一个白眼,矢口否认,撇着小嘴说道。

    “癞蛤蟆?呵呵,又祝我蟾宫折桂了?”朱平安微微摇头笑了笑。

    “真是厚脸皮,还蟾宫折桂呢,我看你灰溜溜的偷偷摸摸的走,分明是怕落榜了被村里人笑话。京城可是天下英才汇聚,我看你出京城时,怕也是得灰溜溜的偷偷摸摸的走。”

    腹黑少女李姝一双大大的眼睛漆黑发亮,睥睨着朱平安,红润的樱唇也带着三分讥笑。

    “那就等着瞧吧。”

    朱平安一拍杀马特黑马,再度启程踏上赶考之路。

    岔路口,腹黑少女李姝一直看着朱平安的身影消失在远方,才掉转马头领着包子小丫鬟回上河村。

    靠山镇

    来过这里的人都知道这地方四周多山,山脚孕育着一个又一个贫瘠的村子,下了官道,山路就不那么好走了,起伏不定。沟石丛生,呈现着不规则的形状。沿路的人们就在这种不规则中,重复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命舞蹈。

    杀马特黑马刚出家门。精力充沛,中午的时候已经穿过靠山镇山城,接连过了五六个村子,在一处有着溪流的山脚歇了歇脚。

    朱平安将杀马特马背上的东西暂时搬下来,拴马于树干。让杀马特黑马也休息休息,吃吃干草。朱平安自己也寻了一处避风的地方,靠着石头从包袱里取了母亲陈氏烙好的煎饼,就着腌咸菜吃了起来。

    阳光不是很好,有乌云渐渐逼近。这一处河道遍布干草,远处有牧童牵着一只大黄狗在赶着羊群回家吃午饭,大黄狗在羊群后面欢快的叫着,那些啃够了枯草的羊群摇着肚子,在这块寒冬大地上,满足的随着小主人回家。

    吃过两张煎饼。朱平安又待杀马特黑马吃了会干草,复又重新将东西放在马背上,再一次踏上赶考的路程。

    寒冬时分,路上的小石块被冻脆了,杀马特黑马带着马蹄铁的蹄子踏上去,小石块就发出一声脆响,碎了。然后,杀马特黑马像是发现了好玩的东西似的,专门拣着有碎石块的地方走,就为了听响似的。马背上的朱平安就被杀马特这脑残黑马给颠的不行。

    以至于,朱平安数次拉着缰绳才将杀马特这脑残马的不良习性给改了回来。

    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独自出门,完全是由自己安排行程,经验不足。对路况以及前方并不了解,朱平安在傍晚的时候错过了一个山村,然后策马了七八里杳无人烟,看不到一个村子。

    不觉间残阳已经落入西山了,把山梁烧得火一般的红,乌云也被烧的变了颜色。

    放眼四望。山峦重重,看不到一点的生活气息,只有一条山路往前方蔓延,消失在远方。

    杀马特黑马也累了,赶路也没有了力气,速度也放缓了很多,这让朱平安放弃了返回八里后的那个村子的打算。

    朱平安骑在马上,往四周看去,山峦重重,正当朱平安失望的时候,看到了山路左侧大约五十米远的山脚下似乎有一个小房子,便下了马,牵着杀马特黑马下了山路,沿着一个几乎不可见的小路往小房子而去。

    走近了,可以看出这个房子似乎是山间猎户暂时歇脚的简易房,由木材和茅草为主要材料,似乎和童生试路上被妖女若男劫持到的那个棚户有些像,但是这个似乎更好一点。

    “请问,有人在吗?”

    朱平安在门外,拱手大声询问。

    并无人应答,朱平安又大声问了三次,仍旧无人应答。估计这个棚户应该有一段时间没有住人了,估计猎户也不常来这里。

    朱平安牵着杀马特黑马走到门前,打开门闩推开门,里面还算干净,但也像是有一段时间没住人了。

    朱平安将杀马特黑马牵进了棚户里,拴在了柱子上,然后将马背上的东西搬下来,放在了棚户里的稻草铺就的床上。然后朱平安在棚户里寻了一把镰刀,拿着出了棚户,在周围用镰刀割了一些干草抱到了棚户里,充当杀马特黑马的草料,如此抱了三次。

    棚户里生活用具还算齐全,有一口吊环铁锅还有柴米油盐,朱平安也就暂时借用了下,从外面捡了些木柴和干草,又拿着铁锅去屋后不远处的小溪,用石块砸开一处冰,用溪水清洗了下铁锅,然后盛了一铁锅冰凉的溪水端着进了棚户。

    下米,生火,做饭,烤饼。

    香喷喷的小米粥,就着母亲陈氏腌制的黄瓜小菜,在奔波一日后,简直是享受。吃饱喝足后,将剩余的小米粥倒进一个盆里,然后端到了杀马特黑马跟前,让它也喝些热水。

    之后,朱平安将床铺又收拾了一下,又铺盖了厚厚的稻草,然后将自己携带的被褥铺在稻草上,之后将棚户门从里面关上门栓。

    奔波了一天了,虽说是骑马,但也累的很,幸亏母亲陈氏给马鞍做了兔毛铺垫,才不至于磨腿。

    不过累归累,朱平安也没有立马休息,而是和往常一样,准备看一会书再睡觉。

    在棚户里生了一堆火,将木柴粗的细的夹杂着放进去,火苗烧的旺旺的,既照明又保暖。

    朱平安坐在火堆前,手持一卷书册,借着火光津津有味看了起来。柴火发出噼噼啪啪的声音,暖暖的温度袭来,让朱平安不觉的舒服的哼了一声,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看书。

    加了两次柴后,朱平安就收了书卷,准备休息,将火堆附近的稻草移的远远的,木柴也是移开远远的,将安全隐患消除,才上了床。

    躺在床上,正好对着窗户,可以将窗外一览无余。

    乌云蔽月,人迹踪绝,说不出如此寂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