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二百三十四章 辞家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凝寒迫清祀,有酒宴嘉平。

    宿心何所道,藉此慰中情。

    腊月初八,数九隆冬时节,寒凝大地,朱平安家里桌上摆上酒肉以敬神祭祖,感谢诸神及祖宗的福佑。一大早朱父就领着朱平安及大哥朱平安带了酒肉祭品去了老宅,汇合了祖父、大伯父等人后去了祠堂,拜祭祖先。

    朱家祠堂此时气派了其多,门口的旗杆石飘着朱平安中举的旗帜,门口还有刚挂没几天的对联,村里人路过朱家祠堂的时候都会恭敬的拜祭一下,祖父站在门口颇为骄傲,拜祭列祖列宗拜祭时,祖父都满是朱家在我手中发家了的感觉。

    等朱平安及父兄回到家,母亲陈氏已经用用大米、小米、红豆、花生、莲子、红枣、还有山上采摘的木耳以及糯米、绿豆等材料熬制了一锅特别香浓的八宝粥。

    在下河村有个讲究,腊八粥做好后要尽可能快的送给亲朋邻里,一定要在中午之前,而且越快越好,全村人跟抢什么似的,你送我一碗,我送你一碗的,大体是抢福的意思吧。

    朱平安还有大哥朱平川被母亲陈氏指使着,端着八宝粥挨家去送,差不多快将全村跑了个遍。送完亲朋,朱平安一家人才坐下来吃八宝粥,因为母亲陈氏熬的太多,估计剩下的一两天也喝不完,不过没关系,剩下好,剩下意味着年年有余,是好兆头。

    不同于其他人家欢庆的气氛,吃过八宝粥,朱家的气氛就有些离别感伤了。

    这一日是腊八节,也是是朱平安离开家奔赴京城赶考的日子。

    杀马特黑马背上被陈氏放置了很多东西,害得这货频频回头看。

    一大包的风干肉干足足有三十多斤,这是陈氏担心朱平安在路上黄山野外找不到吃的时,储备起来应急充饥的,这一大包肉干主要是猪肉干还有少量兔肉干,大约两三斤肉才能出一斤肉干,光这些肉干。陈氏就费了差不多快一百斤肉了。

    因为天寒地冻的,食物可以保存的久一些,陈氏还特意给朱平安煎了好多些饼,也一并装了一包放在了杀马特黑马背上。

    吃的方面还有一些晒干的果脯。以及陈氏腌制的黄瓜等蔬菜给朱平安下饭吃。

    占空的是被褥衣服等,母亲陈氏给朱平安做了五套衣服,加上贴身的衣服等等装了一大包,朱父将其拴在了杀马特黑马两侧,使其不影响马鞍坐乘。

    至于路引、考凭、举人资格证明等等朱平安都是贴身放置的。携带的银票被陈氏分散缝到了衣服内侧,另有小额的银票和散碎银子朱平安随身携带着。

    当然必不可少的是那张黑木板,练字已经习惯离不开它了,练字的毛笔朱父又重新用大黑牛的牛尾重新做了一支,朱平安也一并带上了。

    另外还有其他的一些生活用品也都零零散散带了不少,包括朱父特意到镇上让药店配的防备各种疾病的草药,以及治疗蛇毒猛兽咬伤及金创药等等。

    大哥朱平川还特意去镇上铁匠铺打造了一把稍长一些的匕首给朱平安防身,在马鞍上设计了一个挂具,放在了马鞍里,用垫子盖住。

    “彘儿。你再多带五十两银票吧。”母亲陈氏在给朱平安收拾东西的时候,担心朱平安的钱不够花,又要给朱平安五十两银子。

    朱平安闻言摇了摇头,笑着安慰母亲陈氏,“娘,不用了,我都带了一百多两银子了,足够了,把钱留下好好给哥哥办婚事吧。”

    陈氏还没说话,另一边正在往杀马特黑马背上放东西的大哥朱平川就开口了:

    “彘弟。你就拿着吧,咱爹娘给我准备办婚事的钱比原先都多了两三倍了,早就足够了,穷家富路。你就拿着吧。”

    “就是,你快放起来,咱家不缺钱。”母亲陈氏说着就要把钱往朱平安背的包袱里塞。

    “娘,我带的钱真的足够了。再说了,在路上带这么多钱也不安全。”朱平安往后退了一步,摇头道。

    “咋会呢。你不掏出来别人又不知道你带了多少。”母亲陈氏坚持要将钱给朱平安带上。

    朱平安知道家里的情况,最近这些时日家里花销也大,母亲陈氏和朱父是标准的农家思想,又买了数十亩田,要将地主之路贯彻到底了,买田花了不少钱;虽说家里也收了很多佃户,但是也需要添置耕牛及农具,以及安置佃户也花了不少钱;另外就是人情世故支出,朱平安中举后,村里人都知道朱家发达了,有不少亲戚,呃,诸如大伯等,来打秋风借钱之类的,在讲究宗族的大明,也不能一味的拒绝,多少总得给点吧;然后就是大哥朱平川的亲事了......家里用钱的地方还是很多的。

    另外就是除了明面上这些钱,朱平安还有一些私房,当初去童子试、乡试剩下的钱,给人保航的钱,在李家查账时赚的钱等等零零散散也有不少呢。

    “我带的钱真的够了,一百多两银子够咱村里人家花多年的了,我就去小半年足够了,再说了,儿子举人身份,驿站官衙等等都可以免费吃住呢。娘就把钱留着跟爹多买些好东西吃,等儿子回来给你赚个诰命回来。”

    朱平安笑着翻身上马,向母亲陈氏解释道。

    “娘不要诰命,就要你一路平平安安的,给娘安好的回家就好。”母亲陈氏说着说着,眼泪都流了下来,一边擦眼泪一边嘱咐朱平安一路上注意的事项。

    “好了,别哭了,哭啥嘛,彘儿赶考的日子,你哭多不吉利。”朱父在一旁说道。

    “朱守义,你再说一遍!不是你身上掉下来的肉,你当然不心疼了!”母亲陈氏闻言,也不哭了,气的伸手就在朱父胳膊上掐了一下。

    “好好好,越哭越吉利好不好。”

    朱父求饶,母亲陈氏破涕为笑,院子里气氛好了很多。

    “爹,娘,一定要照顾好身体,不用担心儿子,儿子出门过多次了,能照顾好自己。”

    朱平安骑上了杀马特黑马,向父母辞别,出门时又嘱托大哥多费心:

    “大哥,提前祝你大婚幸福了。呵呵,到时候就有大嫂和你一起孝顺咱爹咱娘了,兄弟我回来再多出力。”

    腊八时节,寒凝大地,朱平安驱马离开了下河村,开启了进京赶考之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