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二百三十一章 杀马特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因为再过数日就得启程赶考,朱平安这几日在家中除了看书就是写对联了,过年家里要用对联,老宅那边今年估计也会要自己写,另外大哥未来大嫂家估计也会想要自己写,除此之外,大哥新婚也要用对联,所以朱平安这些时日就在家里写对联了。

    喜迎新春的对联:

    “爆竹声声辞旧岁,红梅朵朵迎新春。”

    “一家和睦一家福,四季平安四季春。”

    “家接吉祥万事兴,门迎富贵百事旺。”

    写到兴致头上,朱平安还将自己的名字恶趣味的写进了春联里:

    “国兴旺家兴旺国家兴旺,老平安少平安老少平安。”

    当然,还有大哥大婚时需要贴的对联:

    “百年恩爱双心结,千里姻缘一线牵。”

    “祥云缭绕玉成鸾凤偕秦晋,紫气升腾共庆莺燕谱新歌。”

    在给大哥写新婚对联的时候,母亲陈氏端着针线筐过来了,拿着一堆外套在朱平安身上比了比,然后用剪刀剪裁了两下,便坐在一旁给朱平安赶做新衣服了。

    “娘,你都给我做了两套新衣服了,够穿了。”朱平安放下毛笔,心疼母亲陈氏连日给自己做衣服,黑眼圈都出来了。

    “你懂啥,你这是要去天子脚下了,没有几套新衣服怎么成,可不能让人瞧不起。”

    母亲陈氏一边对着阳光穿针引线,一边给朱平安叮嘱一些出门在外要注意的事项。

    “娘,我来穿针。”

    朱平安见母亲陈氏尝试了几下都没有穿上针,便将毛笔放在砚台上,从陈氏手里接过针线,对着门外阳光,一下就穿上了,然后再递给陈氏。

    陈氏接过针线,很是满意,在暖暖的阳光下开始做起针线活来。做一会,陈氏还会将针头放在头发上擦两下,然后再继续做针线活。阳光下,衣服针线整齐又细密。如鱼鳞一样,保证衣服又耐用又结实。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啊。

    “彘儿,你这是在写什么呢?”

    陈氏将衣服做了一个大慨雏形的时候,看到朱平安还在写对联。便问了一句。

    “写对联呢,这些是给我大哥娶亲的时候贴的。”朱平安应声回答。

    听到这,陈氏有兴致了,给朱平安说道:

    “嗯,那啥彘儿,给你大哥他们婚房的对联写上,娶了媳妇儿别忘娘。”

    呃

    姜还是老的辣。

    母亲大人有令,朱平安自然得听从,稍微想了想,便提笔写下一副对联:

    “娶妻莫忘娘。幸福万年长。”

    母亲陈氏听朱平安读了一遍对联后,很是满意,让朱平安在对联上用毛笔做了一个小记号,说到时候就让人把这副对联挂在大哥朱平川的婚房门上。

    看着陈氏煞有介事的样子,朱平安忍不住想说一声:我娘威武。

    “到时候你娶媳妇儿,也要贴这么一副。”陈氏看着朱平安将这幅对联做好记号后,又给朱平安叮嘱了一句。

    “儿子到时候多贴几副。”朱平安很狗腿子的笑道。

    母亲陈氏被朱平安狗腿子模样给逗笑了,伸出手指在朱平安头上点了一下,嗔笑道:“打小就嘴甜,中举了还没个正形。”

    朱平安憨笑。

    “看来娘得给你找个媳妇儿管管你了。省的你成天没个正形。”陈氏见状,笑道。

    “那可得给儿子找个漂亮的。”

    朱平安以为陈氏在开玩笑,就没当回事的嬉笑道。

    “行,给你找个漂亮的仙女似的媳妇儿。”陈氏想到了上河村的李姝。那小姑娘可不就漂亮的跟仙女似的吗,于是笑着说道。

    仙女似的?

    那不是开玩笑吗,朱平安也没当回事。

    到了傍晚的时候,朱父赶着牛车从靠山镇回家了,在远离就听到了大黑牛脖子上的铃铛声,母亲陈氏一听到铃铛声就放下了手里的针线活。第一时间往外走去。

    “他爹,买回来了吗?”

    母亲陈氏还没走到门口,就向门外问道。

    母亲要父亲买什么东西了啊,这么重视。要知道母亲就是搜刮朱父赶车的钱也都是等朱父进了门才下手的,现在朱父还没进门呢,母亲陈氏就往外走了。

    朱平安有些好奇。

    “买回来了。”

    朱父的声音从门外响起,带着邀功的味道。

    大黑牛将铃铛晃得格外响,以往这大黑牛到了家门口也没把铃铛晃这么欢啊,一切都透漏着有些不同往常。

    唏咴咴

    一声马嘶声,忽然从门外传了过来。

    难道说有人来了?

    朱平安好奇的往大门外走去,然后就看到了朱父正在门口和母亲陈氏说话,牛车一旁拴着一匹黑色的骏马,呃,或许也不能用骏马来形容,跟传说中的的卢、赤兔之类的千里良驹相比,这哥们完全一副马群中吊丝的既视感。

    黑马个头大约在1米2或者1米3左右吧,一点也不高大。黑色的毛发,鬃毛很长,样子不算神俊,马头上一撮毛落下来搞了个偏分,还盖住了半只眼,跟个非主流杀马特似的,又矮又挫,完全是马群中吊丝的赶脚。

    大黑牛对黑马有些不太友善,不断的摇晃脖子上的那枚铃铛,示威一样。

    吊丝黑马还有点小高傲,杀马特的马头一扭,鼻孔都有些朝天了,无视大黑牛的挑衅。

    “他爹,这一匹马多少钱啊?”母亲陈氏问道。

    “十两银子。”朱父将黑马从牛车上解开,捋了捋黑马的鬃毛回答道。

    “十两呢?”母亲陈氏有些肉疼,这十两银子快赶上以往没分家时一年赚的钱了。

    “这还是找的熟人,要是其他人还得贵一两多银子呢。”朱父不失邀功的解释道。

    “是吗?”

    一听说比别人买便宜了一两多银子,母亲陈氏有些高兴了,看着一旁的黑马,满意的说了句,“嗯,有这匹马就好了,彘儿去京城赶考就轻松多了。”

    有这匹马就好了,彘儿去京城赶考就轻松多了......原来母亲让朱父买来这匹马是给自己进京赶考用的。

    一阵北风吹来,卷起了地上的尘土,吹到了朱平安身上,寒冬腊月的风,却感觉如春风扑面,满是温暖。(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