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二百三十章 拜访恩师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北风凛冽,脚边偶然飘落黄叶。

    朱平安斜挎着书包,从李家施施然出了门,不过此时西方的太阳尚且挂着天边,距离日落尚有一段时间。

    朱平安微微辨认了一下方向,往恩师孙老夫子家走去,恩师家和往日一样门不闭户。朱平安整理了一下衣装,进了孙老夫子家的门。

    家中只有师母一人,言道恩师孙老夫子还在山坡学堂授课,于是朱平安向师母问好后,便告别了师母往山坡而去。

    自从朱平安中了举人后,孙老夫子的私塾名气也越来越大了。有一些高门大户出重金想要聘请孙老夫子作为他们家孩子的西席,不过都被孙老夫子笑谈拒绝了;另外还有很多外镇的人慕名而来,想要将自己家的子弟送到孙老夫子这求学,孙老夫子对此是欢迎的,只是食宿方面还得他们自己解决,有一部分人因为距离太远放弃了,不过还是有人在附近置地置产,只为了自家孩子能在孙老夫子的私塾求学。

    朱平安上了山坡,穿过竹林,私塾近在眼前。

    一段时间不见,私塾比以往扩大了不少,条件也好多了。私塾里,孙老夫子正领着孩童诵读论语,孩童抑扬顿挫的读书声朗朗入耳,如沐春风: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

    教室里年纪小的孩童在前排,年纪稍长的比如朱平俊等人都在后排,孙老夫子领着孩童读过四书五经后,便往后面朱平俊等人前,为几人讲解八股作文的要领。

    “八股乃时文,文为时而作,要与时俱进,莫要因循守旧......”

    孙老夫子头发都白了,不过精神非常好,手脚也矫健的很,脸都是红润的,满是活力。

    朱平安安静的恭立在门口。没有打扰夫子授课。

    坐在前排的孩童,有耐不住寂寞往外放空眼神时发现了恭立在门口的朱平安,好奇的看向朱平安,这几位孩童都是外乡人。不认识这个站在门口的大哥哥是做什么的,便好奇的睁着大眼睛看着朱平安。

    孙老夫子给朱平俊等人讲解完八股作文后,给几人留下了一篇八股题目,让他们明日上课时带来。

    等孙老夫子转身准备检查孩童默写情况时,才发现了恭立在门口的朱平安。

    “学生见过恩师。”

    朱平安双臂前伸。右手微曲,左手附其上,两臂自额头下移至胸,同时上身鞠躬四十五度向孙老夫子行礼问好。

    “嗯,好。”孙老夫子捋须颔首,对朱平安不能再满意了。

    “打扰恩师授课了,还望恩师恕罪。”朱平安见学堂内的学生被自己在门口和夫子问好的声音所惊动,不由向夫子道歉。

    “无妨。”孙老夫子微微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将朱平安引到前面向私塾内的学生介绍道,“这位便是你们经常念叨的朱子厚朱师兄。”

    然后私塾内的大部分孩童便像现代的追星族似的。满是崇拜额度对朱平安问东问西,等朱平安回答他们问题后,便一个个跟喝了二两小酒似的,兴奋的小脸红扑扑的,跟旁边的孩童炫耀不已。

    估计等明年,孙老夫子的私塾学生还会增多,朱平安提议的学谷制度在明年就要在下河村实施了,听村老的估计,上学的孩子会比往年多好几倍。

    “子厚,此句就由你来给师弟们讲解一二吧。”孙老夫子稳定了私塾秩序后。将讲台让给了朱平安,让朱平安给私塾内好奇的学生们讲解下这句论语。

    刚才孙老夫子领着孩童读的论语: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孙老夫子让朱平安给学生讲论语,一面是满足学生的好奇心。另一面也是考究一下朱平安的最近的功课情况。

    “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坦荡荡者,心胸宽广也;常戚戚者,经常忧愁烦恼也。这句话是说,君子心胸开阔,神定气安。小人斤斤计较。患得患失。所以,从现在起,我们都要做一个君子。”

    朱平安站在前面,镇定自若,深入浅出的向私塾内的学生讲解这一句话。

    “子厚师兄,什么是君子啊?”有孩童在下面,端着腮帮子问道。

    “君子就是心中没有担忧,没有恐惧。”朱平安微微笑了笑。

    “这么简单啊?”孩童不解。

    闻言,朱平安忍不住笑了,这多像是论语中的场景啊,当年也是有一个叫司马牛的学生这般和孔子对话的。

    然后朱平安将现代百家讲坛中于丹关于这部分的讲解,结合曾经夫子的讲解以及自己的理解给私塾内的孩童用浅显易懂的语言讲解了起来。

    由于借鉴了百家讲坛的优点,私塾内的孩童听的津津有味;后面坐着的孙老夫子也是不住的颔首,眼睛都亮了,对朱平安这个弟子非常满意,这是将整部论语融会贯通才能讲到这种程度啊。

    “子厚,汝此去京师,为师有所待也。”

    等朱平安讲完,孙老夫子对朱平安说了一句。

    这句话的意思是说,你这次去京城考试,我是有很大的期待了。

    闻言,朱平安有些受宠若惊,要知道以前的时候,朱平安去考童子试,孙老夫子并没有对朱平安有多大的期待;朱平安去考乡试的时候,孙老夫子也没有这么说过,只是用眼神鼓励了一下;这一次去考会试殿试了,是跟整个国家的优秀才俊竞争,没想到夫子竟然对自己这么有信心了。

    “学生定当努力,不负恩师所望。”朱平安长长一躬,向孙老夫子保证会努力不让他失望。

    不久之后,一抹殷红色的夕阳透过窗照进了私塾,远处天边大片大片的白云在夕阳的余辉下宛如火焰一样燃尽了半边天。

    私塾下学,朱平安向孙老夫子告别后,和朱平俊像往常一样一起通过独木桥,往下河村而去。

    “彘弟,过了年,我也要去童生试了。”

    走在路上,朱平俊忽地来了一句,一脸的严肃。

    然后朱平安脑海里就浮现了大伯朱守仁和朱平俊去童生试的场景......

    “预祝俊哥旗开得胜。”朱平安看着朱平俊衷心的祝愿道。

    “呵呵,你也这么觉得啊,我也觉得会通过。”朱平俊咧嘴一笑,然后又有些发愁,“你说如果我通过了,我爹还没通过该怎么办?我爹脸该往哪放啊。”

    呃

    你想的还真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