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二百二十九章 何时会试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你以后想找个什么样的媳妇儿啊?

    听了这个问题后,朱平安将视线转移到了目光灼灼的腹黑少女李姝身上,停留了大约有两三秒之久。

    貂裘长裙,娇媚动人。

    在李姝被朱平安看的有些娇羞不已的时候,朱平安看着李姝,勾着唇角带着戏谑的开口了:

    “不用太漂亮,不用太聪明,不要刁蛮任性,不要胡搅蛮缠,要温柔贤惠,要体贴疼人,要......”

    朱平安每说一句,李姝娇媚动人的脸蛋便要冷一分.

    “要求那么多,做和尚好了!”

    李姝黑着脸,将棋盘上的棋子一股脑的哗啦弄乱一团,莫名其妙的发了脾气。

    然后

    朱平安便用好奇眼神的看向李姝,话说自己乱说一气,这丫头情绪怎么这么激动?!

    “咳咳咳,人家本来想把我家的,嗯,丫鬟啊,介绍给你呢,没想到你还挑的不行,哼,也不自己照照镜子,还嫌这嫌那呢,不识好人心!”

    李姝注意到朱平安的好奇眼神,才发觉自己情绪失控了,脸蛋微微一红,不过却将一些责任全都理直气壮的推到了朱平安身上,顺理成章的一通发泄。

    “省了,我自己的媳妇儿自己会找,不劳您老费心了!”朱平安摇了摇头,敬谢不敏。

    “你才老呢!”腹黑少女李姝用力的瞪了朱平安一眼,脸色似乎更加不好了。

    这妞忘吃药了吧。

    “刚才三局,嗯,就当我赢了两居好了,按我们之前说好的,我去找我的两本书去了。”朱平安起身,淡淡说了一句,便往书架那走去。

    “什么叫就当,本来就是。”李姝不高兴的嘟起了嘴巴。

    朱平安只是用看向扒拉毛线球的小猫一样的眼神扫了李姝一眼,幼稚。然后微微摇了摇头便转身往书架那走去。

    等朱平安走到书架的时候,就听到腹黑少女发脾气的声音了,似乎在教训某位小丫鬟,真是封建等级社会的特权啊。

    “你过来。眼瞎了吗,没看到棋子掉地上去了吗,不知道这棋子是爹爹用象牙给我做的吗,卖掉你都买不来一颗的!”

    再然后便是小丫鬟怯怯诺诺应声道歉的声音,声音有些陌生。不是包子小丫鬟,应该是某位等级低点的小丫鬟吧,都快被腹黑少女李姝训哭了。

    “喂,你哭什么,是我冤枉你了吗?”腹黑少女咄咄逼人。

    “没有,对不起小姐。”小丫鬟给吓的一下子跪在地上了,唯恐自家小姐再发脾气。

    真是刁蛮的臭丫头,跟小时候一样不可爱。

    朱平安撇了撇嘴,从书架上选中了一本自己需要的书,然后继续翻阅寻找。陆续找了六本书,全都是八股和策论方面的书。李姝家的藏书很多,其中大部分可以说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科举方面的书,朱平安成了李家书房的最大受益者。在很多时候,朱平安对李家还是充满感激之情的。

    “喂,朱平安,你什么时候去会试啊?”

    那边教训小丫鬟的李姝,见朱平安选好了书,臭着脸问了一句。

    “大约快了,本来想着等我哥大婚后再去的。不过看了些前人心得,时间是来不及了。从此去京师,千里之遥,估计再有数天就得动身了。”

    朱平安将书放在书桌上。俯身一边登记书籍,一边淡淡的回道。

    恩科乡试在三月初就开始了,现在都12月多了,就剩三月左右了,时间也不多了。

    古代跟现代是不能比的,古人赶路一步二畜三车。江河处有舟,不过现在是寒冬时节,江河湖泊都结冰了,船是不通了,只能一步二畜三车了。前几天,朱平安托人打听过,还没有打听到从靠山镇或者怀宁县去往京师的车队,自从下雪后,车队大多都停了。

    大约只能步行了。

    从自己家到京师大约一千二百余里路,又不能走直线距离,大约只多不少。幸亏修桥铺路算作地方官员的显著政绩,各地地方官为了政绩,前人修路,后世难继,所以每任官员也大都为之。从家到京师大路还蛮多,官道是极少;不过还有相当多的路程是僻径的荒野山路。

    赴京赶考要注意几个事情,一是吃的基本准备干粮,负重多赶路就慢;二是大虫猛兽、江洋大盗,虽说现在是太平时日,但是也不得不防;三是日落歇脚,得寻个好去处。自己作为举人赴京赶考,大约驿站应该也可以去住吧,不过驿站为官方所设,三五客房,骡马大店,唯都市、津口、通衢处较多,一般县、府稀罕。所以,在没有驿站的时候,自己还得考虑借宿民居或者寺庙或者客栈等等。

    所谓,在家事事好,出门处处难!

    考虑以上情况,估计自己一天能赶路30里都算是好的了,如果有赶上马车的话一天大约能走50里,不过如果路上再有什么意外事情,用的时间就长了。连月赶路,到了京师得休息几天吧,考试前得复习几天吧,总得把时间留出来。

    因为路程原因及各种不确定因素,所以不得不早些启程前往京师。

    “这么快?”腹黑少女李姝似乎有些惊讶。

    “怎么,有事吗?”朱平安登记好书籍后,看向李姝。

    “没,没有。”李姝扁了扁嘴巴,脸蛋微微有些红。

    “朱平安,你这是去考什么啊,是考状元吗?”另一边的包子小丫鬟画儿忍不住插话问道,她实在是太好奇了。

    “笨丫头,他考的是会试,过了会试叫‘贡士’,贡士再去参加殿试,殿试一甲三名赐进士及第,第一名才是状元,第二名是榜眼,第三名是探花;二甲赐进士出身,第一名通称传胪;三甲赐同进士出身。”

    包子脸小丫鬟画儿才问完,便被旁边的腹黑少女李姝用手在额头敲了一下。

    “那不就是考状元吗?”包子脸小丫鬟画儿捂着脑门,一脸委屈的看着自家小姐,很是不解。

    “你真是笨死了。”腹黑少女翻了一个白眼。

    “小姐,我哪里笨了?”包子脸小丫鬟画儿兀自不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