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二百二十八章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老母鸡很肥,光鸡油就有一大碗,母亲陈氏在早上只炖了半支老母鸡,加了些干蘑菇和红枣,汤鲜味美,暖胃养生。

    吃过饭后家中陆续有人来,或是贺喜送礼或是投献等等,送礼的,母亲陈氏都没有收,投献的都是朱平安根据情况具体甄别分情况处理。这种情形一直持续了两日,才慢慢的恢复了正常。

    牛羊散漫在向阳的山坡,啃食着落叶和干草,放羊的小童裹着棉袄靠着树干呼呼大睡,宛如世外桃源似的。

    朱平安从山坡下经过,斜挎着书包,往上河村走去。

    上河村李家已经习惯了朱平安,从进门到去书房自然的像回自己家一样,当然,如果没有某位腹黑任性少女的话

    “喂,朱平安,你怎么可以不敲门就进来呢?”

    书房内,李姝手持棋子娇艳无伦,一双黑溜溜的大眼睥睨了走进门的朱平安一眼,似笑非笑,满脸刁蛮之气。

    绝美的脸蛋,刁蛮的脾气。

    这感觉,就象是一朵含苞待放的罂粟花在整个室内悄然的散开,总给人一种窒息的美丽,犹如天使与恶魔。

    “书房又不是闺房。”朱平安淡淡的回道,带着一股凉风进了书房。

    “登徒子!”

    腹黑少女李姝用力的瞪了朱平安一眼,撅起嘴巴,桃腮欲晕,似乎在控诉朱平安调戏了她似的。

    “喏,这是最后几回的内容。”

    朱平安说着从书包里掏出一本用针线缝好的册子放到了书桌上,然后又从书包里掏出上次借的书向着腹黑少女晃了晃,示意一本也不少,然后就往书架那走去。

    腹黑少女正在和包子小丫鬟下象棋,见朱平安对自己爱答不理的,颇为不满,用力的瞪了朱平安的背影几眼,然后就将不满的气氛发泄到了象棋上,谋子。[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攻杀,压迫刷刷刷,三下五除二就将本就相形见绌的包子小丫鬟的棋子给吃了大半。

    “小姐”包子小丫鬟输红了眼,委屈的看着自家小姐。

    “谁让你这么笨的。都让你三个子了,你还这么不禁打,真是扫兴!”腹黑少女李姝生气的一划拉棋子,将棋盘弄得一团乱。

    包子小丫鬟委屈的鼓着嘴巴,忽地看到了正在书架后借书的朱平安。水汪汪的大眼睛一亮,然后看着自家没能尽兴的道,“小姐,我下棋不好,不过有一个人下棋肯定好。”

    腹黑少女眸子一闪,似乎一下就猜中了包子的是谁,不过面上却是一副毫不在意的淡淡问道,“谁啊?”

    “朱平安啊,他可是举人耶,象棋肯定下的好。”包子。

    “他?”腹黑少女哼了下鼻子,“谁知道下的好不好。”

    包子小丫鬟画儿眼睛转了转,便从座位上起身,向着书架后正在翻书的朱平安走了过去,走到跟前后,了两句话。

    腹黑少女李姝就看到朱平安往自己这边看了过来,然后就看到朱平安摇了摇头。

    一看就知道包子小丫鬟过去是让朱平安过来跟自己下棋的,可是朱平安竟然摇头了,这让腹黑少女李姝非常不满,嘴巴撅的老高。

    你不乐意陪我是吧?!

    “喂。朱平安,过来陪我下棋。”腹黑少女一撅嘴巴,颐指气使。

    朱平安闻言,看了腹黑少女一眼。不屑的勾了下嘴角。

    “你”腹黑少女气的跺了一下脚。

    此时,包子动朱平安了的,结果自家小姐这一嗓子,自己软磨硬泡的功夫就白费了。

    “你,你赢我一局。你就可以任选一本书,以后就是你的了。怎么样,敢不敢?”

    腹黑少女挑衅的看着朱平安,纤纤玉手随意的把玩着一颗棋子。

    “有何不可。”

    闻言,朱平安有了兴趣,正好自己看中了一本书,这本书很厚,如果抄写的话,得抄好几天。如果自己此刻跟腹黑少女李姝下象棋,赢了的话,这本书就属于自己了,稳赚不赔的生意,干嘛不做。

    说实话,以前前世上学时没少玩象棋,也特意查过不少棋谱,自己围棋下的不好,象棋可以说是拿手的很,最喜欢舍弃棋子来购置陷阱,让对方不知不觉中步入陷阱,一击必杀。

    于是包子小丫鬟殷勤的帮着朱平安和腹黑少女李姝摆好了棋盘,另一边的老妈子小丫鬟也都各司其职端茶倒水什么的伺候的起来。

    第一局

    李姝当头炮,朱平安上马这一局才开始,李姝就频频过关在朱平安一侧多次吃掉朱平安的棋子,不过当李姝洋洋得意的时候,朱平安只走了一步杀棋,便在没吃李姝一子的情况下赢得了这一局。

    第二局李姝谨慎了很多,但是仍然被朱平安构陷进了棋局之中,不知不觉输了第二盘。

    “你就会在背后耍诈!”

    连输两局的腹黑少女李姝,一点都不服。

    然后,第三局朱平安就像专门回应李姝这句话似的,一上来就是咄咄逼人的攻势,接连“两头蛇”“大胆穿心”“炮辗丹沙”招式频出,将李姝一方的车马炮接连吃掉,最后只剩了一个光杆老将,其余片甲不留。

    李姝当时的表情几乎要生吞了朱平安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

    就在朱平安要最后将军的时候,只听对面的李姝抽风似的念了这么一句话。

    然后,就看到李姝刷刷刷的将被自己吃掉的棋子全部重新摆回了原来位置。

    “看什么看,我这是往生咒,念一遍可以复活的。”

    李姝笑吟吟的看着朱平安,振振有词,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满是得意。

    这尼玛,还带念咒复活的啊!

    不过,水平差距在哪呢,朱平安还是用残棋将李姝的棋子吃了个七零八落,只剩下了两个象和三个卒子。

    然后就见识到了李姝的花式耍赖,她的象可以过河,说是重金买的是重金聘用的武林高手当卒子,比车还厉害!

    不过任是这样,朱平安依然将李姝的小飞象和武林高手卒子给绞杀当场。

    李姝再一次剩下一个光杆老将。

    然后,颠覆朱平安象棋观的一幕发生了,李姝用朱平安的士将朱平安的帅吃掉了,这尼玛几个意思啊!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我用重金将你的士离间了一个,就为我所用了!”

    李姝托着下巴,看着一脸草泥马的朱平安,神采飞扬。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朱平安看着神采飞扬的李姝,微微摇了摇头,淡淡的说了一句,这丫头将这两个全占了。

    “切,说的你好像要做和尚似的!”李姝不以为然的撇了撇嘴,然后目光灼灼的看着朱平安,“看不起女人啊,你以后不娶媳妇儿了?”

    “只是看不起你!”朱平安扫了李姝一眼,淡淡的说。

    “真是小心眼,喂,你以后想找个什么样的媳妇儿啊?”李姝不屑的撇了撇嘴,然后开玩笑的问道,目光却是灼灼的发热。

    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