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二百二十四章 莫欺少年穷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不知为何,在朱平安夸过李家的厨子之后,书房内的气氛似乎变好了,腹黑少女也安省了很多。

    气氛好了后,包子小丫鬟便时不时的好奇的问朱平安一些问题,诸如举人是官吗,举人不用交税吗,举人是不是可以在饭店吃饭不收钱等等之类的。

    “你以为考上举人就可以做官?你以为考上举人就不用纳税服徭役?你以为考上举人就可以吃穿不愁了?你以为考上举人......”

    朱平安放下手里的书,面向包子脸小丫鬟,勾着唇角一连说了好几个反问。

    包子脸小丫鬟听朱平安问完,一脸吃惊的捂着小嘴,“难道不是真的啊?”

    “我告诉你吧,这些都是真的。”朱平安勾着唇角,用戏谑的口吻接着说道。

    包子小丫鬟......

    “笨丫头别听他胡说,举人只是有当官的资格,中举又不会直接分配官职,考不上进士的才会到到吏部报名候选,一个空缺得有上百人排队,没门路排到老也轮不到......”

    腹黑少女李姝不屑的撇了撇小嘴,轮不到这三个字的尾音拉了老长。

    “那要是排到了,就当官了呀?”

    包子小丫鬟鼓起了嘴巴,一脸的不可思议。眼前的朱平安以前不过是个放牛小屁孩,穿的吃的都还没自己好呢,这才几年呀,放牛娃都可以做官了。

    那不是重点好吗!

    腹黑少女恨铁不成钢的瞪了包子小丫鬟一眼,包子小丫鬟一脸茫然,下意识的缩了缩头,不明白自家小姐为什么要瞪自己。

    朱平安见状,淡淡笑了笑,便又低下头继续看自己的书了。

    岁月静好,书房静静的,除了腹黑少女在看《倚天屠虺记》时偶尔发出的银铃般的笑声。

    时间在书中留下一纸挥之不去的墨香,朱平安在书桌上聚精会神的看书,腹黑少女也静静的坐着看书。透过窗的阳光照在两人身上,给两人洒了金辉,宛如金童玉女一样。

    一旁无聊吃零嘴的包子小丫鬟画儿打起了瞌睡,小胖手托着下巴。小脑袋仍然一点一点的,跟钟摆似的,终于在一次点头的时候小胖手没托着下巴,小脑袋一下子落在了桌子上,发出“咚”的一声响。打破了书房的一室安静。

    正在聚精会神看书的朱平安被这一声响惊动,将视线从书中转移到了一边捂着下巴可怜兮兮的包子小丫鬟,然后又看向了窗外,不知何时,窗外红霞已经染红了半边天空了。

    时间不早了,也该回家了。

    朱平安起身,开始整理书包,将书往包里放。

    另一边腹黑少女,用力的瞪了一眼某位可怜兮兮的包子小丫鬟。

    朱平安收好书后,便跟腹黑少女等人告辞。斜挎了书包,在一片夕阳余辉中离开了李家。

    在朱平安离去后不久,腹黑少女李姝便去了书架后随意翻着书架上的书,慢慢踱步到了一侧摆放名人传记的书架前,随意地从中抽取了几本时人编写的传记。

    腹黑少女选好的书,全都由包子小丫鬟抱着,总共六本,都是很薄的册子,分别为《甘罗传》《霍谞传》《孔融传》《王戎传》《司马光传》《杨廷和传》。

    “去将王小二唤来,然后去后厨安排晚宴。小姐我今日想吃点清淡的,你看着让他们做。”腹黑少女选了六本书后,便停住了手,对一旁抱着书的包子小丫鬟吩咐了一句。

    “好的小姐。”

    包子小丫鬟抱着书放到了书桌上。然后掂着裙摆一路小跑出了书房。

    “王大哥......”包子小丫鬟一路小跑到了前院马厩处,呼唤起来。

    很快,王小二便来到了书房,躬立在门口等着腹黑少女吩咐。

    “喏,把那些传记快马加鞭送给我爹,做生意也要多看书嘛。嗯,如果老爷不看的话,就让人趁晚上读给我爹听。”

    腹黑少女李姝随手指着书桌上的那六本传记对王小二漫不经心的吩咐道,不过眸子里的冷光却让王小二知道自家小姐的这次吩咐很是重要。

    “谨遵大小姐吩咐,小的这就牵马去。”王小二很是恭敬的应答,准备去书桌前取书。

    “等一下。”腹黑少女挥了下手。

    王小二应声站住,弯着腰站在门口一动不动。

    腹黑少女取过书桌上的笔墨,找了一只细毫毛笔蘸了下墨汁,翻开其中一本名人传记,在封皮第一页背面的留白处,落下了毛笔。

    腹黑少女写在书上的字竟然跟此本传记正文的字体几乎一模一样,如果不是墨迹未干,真的会让人以为这些字原本就在似的。

    腹黑少女落在封皮背面的是一句谚语:

    宁欺白须公,

    莫欺少年穷;

    终须有日龙穿凤,

    唔信一世裤穿窿。

    在这本传记上写上这一句谚语后,腹黑少女点了点头,很是随意的说了一句,这样看着才舒服些。

    写完后,腹黑少女又取过了一本书,在其后也题了一句话,字体也是跟这本传记正文的字体一模一样,题字的地方也是恰到好处,一点也不突兀: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吴白两起,天作玄机。

    然后其他的四本传记,腹黑少女也都在封页的背面加了一两句话,都是跟正文一模一样的字体,依次是下面的诗句:

    “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将相本无种,男儿当自强。”

    “少小须勤学,文章可立身;满朝朱紫贵,尽是读书人。”

    “自小多才学,平生志气高;别人怀宝剑,我有笔如刀。”

    “莫道儒冠误,诗书不负人;达而相天下,穷亦善其身。”

    将所有的六本传记都写好后,腹黑少女李姝将手中的毛笔放下,然后将对躬立站在门口的王小二唤到桌前,指着其中一本传记封页背面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

    “你看,我刚才写的字和正文的字是不是一模一样的?”

    “如果不是小姐提醒,小的还以为这些字本来就有呢。”王小二弯腰道。

    “嗯,你做事我是放心的,去吧,记住在老爷那多干活少说话。”腹黑少女挥了挥手。

    “小的明白。”王小二用力的点了点头,将传记收起,弯腰退出书房。

    “咱们也回吧。”

    在王小二离开后,腹黑少女李姝对在书房里侍候的老妈子及其他小丫鬟说了句,便往书房外走去,其她人紧跟着腹黑少女走出了书房往后院走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