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二百二十二章 再赴李家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为啥?”

    陈氏有些心疼,这次朱平安中举,光是半晌这一会儿收到的贺礼就这么多了,以后肯定会更多。

    “律法有规定,收礼等同受贿......”朱平安轻声说道。

    陈氏闻言,觉的手里的银票和地契烫手的很,想也不想的就全都丢在了床上。

    “那我赶紧给他们都退回去。”

    尽管有些不舍的,但陈氏还是着急的要把所有东西都给人退回去,在她心中,儿子还是占第一位的,不能因为礼品耽误了儿子的前程。

    “这次倒没什么,尚算人情往来。不过日后,就别收了。放心吧,儿子一定会好好孝顺娘,不用收礼也能让娘吃的好穿的暖。”

    看着母亲陈氏不舍却又着急要退礼的样子,朱平安不由微笑着劝慰陈氏。

    “这次真没事?”陈氏将银票和地契捡起来,满是希翼的问道。

    朱平安点头。

    “那娘给你收起来。”陈氏立马由阴转晴、美滋滋的将东西一股脑的放到枕头下,过会没人时再藏起来。

    对于院子里闻讯前来投献的乡民,朱平安是有自己的想法的,在屋里提前和陈氏沟通了一下后,朱平安便走出了屋子来到院子里。

    “感谢诸位叔伯厚爱,只是大家也看到了,我家房少屋小院子也不大,真是不需要家丁、大厨之类的。日后若有需要,一定叨扰诸位叔伯。”

    朱平安出了屋子,便拱手向院子里的众人解释道。

    这让不少前来投献当家奴、家丁之类的乡民不免有些失望,不过好在朱平安对于土地投献做了答复,让在一旁等待许久的乡民喜上心头。

    自愿投献不过是为了避税避徭役,院子里投献土地的这些人生活都比较苦,被徭役赋税折磨的比较惨,投献土地对他们来说则是有利的。所以,朱平安对院里投献土地的还是接受了的,。

    投献是朝廷严令禁止的。虽说明面上也很盛行,但被人查到也是事。朱平安做事习惯上考虑周全,不给人留下把柄,与院子里投献土地的乡民立了两份契约。

    两份契约。一份是买卖田地契约,这是一份真正的但不需要履行的契约,避开了投献;

    另一份则是佃田契约,大体内容是这样的:

    立佃约人刘二牛,今佃到朱平安名下某处若干田耕种。议定每年交租几何,如遇水患干旱则减租几何,秋收后按时纳租,永远耕佃,不限年月。悉后无凭,给此布田文约为照。

    乡民得到第二份佃田契约,非常高兴。有了这份文约,名义上投献土地,实际上还由自己耕种,而且朱平安为了宽慰乡民特意在契约上增加了“永远耕佃。不限年月”的约定,这就相当于这份地其实跟是乡民的没什么区别。

    “一般地租是多少?”

    朱平安写契约的时候问了一句。

    “拾一”

    “二八”

    乡民们回答不一,回答完后面面相觑。拾一是说收租是十分之一,二八是收租十分之二。通常来说,大明以国家名义堂堂正正征收的农业赋税低于拾一,不过成为佃户的无地农民在此之外向地主缴纳钱粮作为地租,通常比国家正当农业税略高,无良地主则可能拉高到三七甚至五五。乡民回答不一,应该是因地主而异。

    听完村民的回答,朱平安在写佃约的时候。将地租定在了5厘,是村民回答的最低租地的一半。

    这样低的地租,让拿到佃约的村民几乎喜极而泣,对朱平安一再的感谢。

    村民的拜谢让平白无故得到近百亩良田的朱平安。不免有些脸红,话说自己平白无故得了近百亩良田还收租,结果对方却对自己感谢不已,感觉就像范伟当年的那句经典谢谢似的。

    中午吃过饭后,为了躲避送礼及投献的人,朱平安就斜挎了书包前往上河村离家暂避片刻。

    临走时。母亲陈氏说,若是有人来就说自己复习准备会试。

    “朱老爷来了啊,恭喜朱老爷高中,快请进,外面冷快烤烤手。”

    李大财主家的门房李大叔比以往更热情,直接拎着小铁炉子开的门,一开门就将小铁炉子往朱平安手里塞。

    好不容易才摆脱热情的李大叔,朱平安往书房走去。书房门是关着的,朱平安从外面敲了敲门,很快就听到有脚步声走近,有人打开了房门。

    一个包子脸小丫鬟从书房内探出头来,看到朱平安小嘴惊讶的长成了圆形。

    “朱平安......老爷。”

    包子脸小丫鬟画儿习惯性的喊朱平安名字,不过在喊了朱平安的名字后,才想起来朱平安已经是举人了,忙懊恼不迭的在后面加上了老爷两个字。

    感觉老爷这两个字好别扭,小丫鬟画儿的包子脸都皱起来了。

    “还是叫我名字吧。”朱平安嘴角微微抽搐。

    “这可是你要求的,可别后悔。”包子脸小丫鬟画儿从善如流,眼睛弯成了月牙。

    “画儿你这臭丫头可是皮儿了,外面寒风都吹进来了。”

    就在这时,书房内传来一声慵懒女声,宛如冬日里飞进屋子里了一只百灵鸟似的。

    “小姐,朱平安来借书了。”包子小丫鬟画儿向自家小姐解释,然后扭头飞快的对朱平安小声说,“你快进来。”

    朱平安点头进门,包子小丫鬟画儿飞快的关上房门,掂着裙摆往自家小姐跟前蹭。

    书房和外面宛如两个季节,书房被数个炭盆烧的暖和,朱平安才进书房便觉的暖和舒服的紧。

    “哟,还以为某人中了举,嫌弃我们李家门槛低了呢。”

    那个慵懒的女声又一次出声,阴阳怪气的,满是讽刺味。

    朱平安抬头便看到了书房内一个铺着不知是何动物皮毛的躺椅上,斜躺着一位明眸皓齿的少女,正在对自己翻白眼呢。

    除了这位翻白眼的少女和包子小丫鬟画儿,书房内还有两位老妈子两个丫鬟在一边守着炭火盆做衣服。

    “怎么不说话啊,可是被我说中了心里话,哼,不就一个举人吗,得意什么劲儿啊。”

    翻白眼的少女见朱平安看着自己不说话,不由又翻了一个白眼,再一次冷嘲热讽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