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二百一十五章 良辰美景奈何天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数九寒天,北风扑面,尤其是夜晚时分,犹如刀割。

    鹿鸣宴了一整天的朱平安,在傍晚宵禁前回到了客栈自己的房间,呼吸间都夹杂着酒气,带着些许醉态。朱平安曾经下过决心不喝酒的,但是鹿鸣宴上那么多大佬你一杯我一盏的,自己怎么好意思在那干吃菜?!所以尽管非常克制,但还是不免有三分醉意。

    回到房间后,朱平安洗了一个热水澡,换了身干净衣服,坐在靠窗的书桌前打开那神秘老道赠送的《传习录》,挑亮了油灯看了起来。

    三分醉意,头有些沉,难以集中精神,朱平安给油灯遮上灯罩后打开了窗户,寒风簌簌吹来,几分刀割的感觉,让朱平安瞬间清醒了很多。

    一百个读者就有一百个哈姆雷特,王阳明的“心学”思想融合了儒释道三家之精髓,因为有着数百年的经验,朱平安在看《传习录》的时候却是看出了一种“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的百战百胜的法门,其核心就是王阳明的八字箴言:此心不动随机而动。

    “真知即所以为行,不行不足谓之知。此为学者吃紧立教,俾务躬行则可......”

    夜未央,雪入窗,某位临窗看书的少年渐渐沉入书中。

    第二日一大早,朱平安便起床洗漱完毕,斜挎着书包,夹着黑木板和往常一样出了门。所谓“冬练三九,夏练三伏”,练字做学问强调的就是坚持不懈。

    数九寒天,在寒风中练字看书,可是别有一番风味。

    及至来往的行人渐多之后,朱平安便收了毛笔、竹筒、黑木板等物,施施然走出树林,在街上店里面要了一碗鸭血粉丝汤就着油饼吃了一个早餐。

    吃过早饭后,朱平安便斜挎着书包往应天城外的码头走去,准备询问一下逆流而上的客船。了解一下情况。应天的码头在这种天气也比较繁忙,朱平安去码头那询问情况,码头上的人看到朱平安的长衫也都不敢怠慢。

    经过询问,朱平安大体了解了情况。一般的小船在这种天气是不会逆流而上的,只有大一点的客船和货船才会在帆、桨或许还有纤夫的综合作用下逆流而上,而且船资也比顺流而下时贵了三倍之多。

    不过有一艘大型货船的东家主动接洽了朱平安,这艘货船明日一早便会启程逆流而上,要到巴蜀一带。中间有一段是和朱平安的旅程重合的。

    东家找上朱平安的原因很简单,就是想要借助朱平安的身份。明朝没有高铁,没有飞机但是有水路、驿路。驿路类似今天的国道,驴友可以自驾游,不收费,不过驿站只负责接待官员和公差。一般的水路是免费的,但是有些水域还是像京杭运河一样设有钞关的,也就是大明的收费站,小船之类的免费,但是大型的货船之类的还是要收费的。

    不过大明朝重读书人。有规定做官的船不收费,太监的船不收费,进士、举人、秀才的船不收费。

    明朝人也喜欢占便宜,想方设法不缴费,偷点税。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要逃费,手段很多,核心是作假。比如假冒官船,在船头竖假牌子,写什么大官官职之类的越大越好。吓唬收税差役,让其赶紧放行。再比如,自己不是进士、举人、秀才,但办法总比困难多。请个进士举人之类坐船,这是护身符啊,税务官要收费,自然有“护身符”出面对接,一样免费。假冒官船风险很大,于是。商贾们纷纷聘请进士举人护航。

    这艘货船的东家的就是看中了朱平安的秀才身份,想要借助朱平安的秀才身份得以免税。

    “有劳朱公子了,一路上必会好酒好菜好好款待公子,另有行仪十两纹银,还望公子笑纳。”船东听说朱平安是新近举人后,态度恭敬的不得了,这般向朱平安许诺道。

    朱平安听了后,不由勾起唇角,白吃白喝白玩白旅游,还能顺带捞些顾问费,何乐而不为。

    况且自己前世对此也早有耳闻,这都已经成了大明朝的惯例了,自己又何必打破常规呢。

    约好时间地点,朱平安告别船家便回了客栈。客栈内胖子刚刚起床,听到朱平安明天一早就要返乡的消息后,胖子硬是拉着朱平安去了一家酒楼要给朱平安践行。

    朱平安在夫子庙附近也算是小有名气了,本届恩科南直隶最是年幼的举人,在酒楼吃饭时,掌柜的让店伙计免费送了两道酒楼的拿手菜。这让胖子唏嘘不已,赌咒发誓回家后要好好攻读,定要享受一下这待遇不可。

    第二日,天色尚未放亮,朱平安便背着行囊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客栈,沿着秦淮河往城门走去,赶在第一批开城门放行出了应天城。

    货船东家早早的便等在了码头,看到朱平安后,让伙计接应朱平安上了船。

    这艘货船在大明应该算是巨轮了,朱平安上了船后,货船东家便将楼上一间收拾好的房间充作了朱平安的卧室,又让随船的厨子做了一顿丰盛的大餐并封好的红包一起送进了房间。

    “有劳了。”朱平安拱手向船东道谢。

    “朱公子切莫如此,应该是我感谢公子才是,有招待不周的地方,公子尽管提出来便是。”

    船东连忙避开身子,不敢接受朱平安行礼,躬身反向朱平安道谢。

    互利互惠,朱平安也就没再坚持,谢过船东便享用起早餐来。

    “公子有需要,下楼叫人便是。”船东也很有眼色的离开了。

    因为货船船舷很高,且有扶手,很是安全,吃过早饭后,朱平安去了船头,牢牢抓着扶手好好欣赏一下冬日长江的雪景。

    尽管天下在飘着雪花,但是因为长江水流动着,却是没有结冰。

    货船扬着数张大帆,在船舵主的精妙技术下巧妙的借助风力,在长江上划着“之”字逆流而上,两岸的景色一一在眼前而过,满是白雪的树林,一半白头的山脉等等。

    迎着呼啸的北风,穿着兔毛外套,站在船头看山脉树林在自己眼前一一而过,忍不住一种慷慨激昂之气在胸中回荡。

    此情此景,站在船头,朱平安忍不住吟了一句诗:

    良辰美景奈何天,大王派我来巡山。

    行船三日,途径了一处钞关,朱平安下船向值班税官出示了自己带有官方印记的举人证明,货船便顺利的通过了钞关。

    又过了两日,朱平安下了船,家也近在咫尺了。

    离家时还是秋收正忙,返家时已是大雪飘飘;离家时仅是一个小秀才,返家时已是举人身,让人不免有几分感慨,拍了拍身上的落雪,朱平安背上行囊往前走去。(未完待续。)xh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