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二百一十四章 我家彘儿打小就懂事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寒冬时节,村子都有猫冬的习俗,尤其是在落雪的日子。

    雪花一落,到处冰天雪地,村头巷尾都空旷起来,村里乡民们忙完了地里的庄稼,大都是围坐的床头、炉旁上做点缝缝补补的针线活,哪怕天塌下来都不愿出门一步。

    不过今天,下河村却是例外,尽管外面雪花纷飞北风呼啸,但是寒气却没有冻住人们的热情,整个下河村都是红红火火热闹欢呼。

    导致下河村异常的是一件事情:朱守义家十三岁的小儿子中举了。

    在大清早村头的报喜差役放响鞭炮后,整个村子的热闹就没有冷静下来过。哪怕是报喜的差役领完了红包,骑上快马离开了下河村,下河村依然是一片热闹的海洋。

    朱平安家屋里满人,院子里也是人挤人。

    除了乡里乡亲,朱家老宅里的祖父母、三叔三婶还有亭亭玉立的小玉儿、四叔四婶、以及大伯母及朱平俊都在朱平安家,只是大伯朱守仁缺席了,呃,大伯朱守仁昨晚看书到深夜着凉了,正在老宅被窝里“养病”呢。但是在村人眼中,大伯朱守仁是没脸不好意思过来才装病的。

    祖父坐在屋里吧嗒着旱烟,听着村里人的恭喜,高兴着却又不由发出几声叹息;至于四叔四婶她们却是乐的在村人中横着走,不过祖母和大伯母则是有些不是很高兴,带着酸味,如果可能的话,她们更愿意中举的是大伯。

    虽然村里人在恭喜朱平安家人的时候也在恭喜朱家老宅的人,但是在院子里还是有不少村里人在暗暗的小声讨论说着朱家十年前的分家事件,暗暗嘲笑祖父肯定为当初的事悔断了肠子。

    如若不分家,祖父他们岂不是比现在荣耀百倍,当初看好的长子连秀才都没考上,被迫背黑锅的二儿子不仅发家致富了,就连小孙子一年内不仅中了秀才更中路举人。

    中举了除了地位提升等等之外,最直接的好处便是免除赋税、徭役。只可惜朱家老宅为了照顾老大的名声,硬是将里长等人叫来分的家,都在县上备案登记了的,这种好处是享受不到了!朱家老宅估计全都悔恨的最近几天内是吃不下饭了。

    最最开心的还是朱平安的父母兄长。尤其是母亲陈氏更是高兴的嘴都不知道怎么合上。

    “他二婶,你这都是举人老爷他娘了,可真是让人羡慕啊。你也给咱大伙讲讲,是咋着培养出来举人的?”

    村里人既羡慕好奇又恭维的问朱平安的母亲陈氏。

    闻言,母亲陈氏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一脸谦虚的连连挥挥手,可是声音却跟谦虚没有半毛钱关系:

    “我可不懂什么培养,就跟大家一样养着呗。不过,你们还别说,我家彘儿啊打小就懂事,才两岁大的时候就懂事会心疼娘了。”

    闻言,村里人又是好奇又是恭维的连连追问这下河村唯一无二的举人老爷两岁时是怎么懂事的。

    陈氏闻言,下巴都快扬到天上去了,一脸的以儿为傲啊,“你们是不知道啊。我们家平安啊打小就懂事。就两岁大的时候,还在襁褓里呢,那时候日子也不顺心,有一次跟你们家二哥在家里吵架,别看你们家二哥老实,气人那是一来一来的,那时候就把我给气哭了,当时抱着还在襁褓里的彘儿呢。你们猜怎么着?”

    “怎么着?呵呵呵,二嫂把二哥给打了。”有村里人起哄道,惹的大家直笑。

    等大家笑声结束了。陈氏才摇了摇头,一脸骄傲欣慰的接着说道,“他皮糙肉厚啊,打他还不得搁疼我的手啊。就那个时候。我们家彘儿啊,才两岁呢,看我哭,就知道从襁褓里扯出来尿布,要给我擦眼泪呢......”

    才两岁大,懂得啥心疼人啊。彘儿小时候皮实的不行,一直到五岁生病好了后,才算是懂事了。两岁大,都没断奶呢,懂啥事还!

    “他那是尿窝了。”朱父实在是听不下去了,忍不住插了一句嘴。

    然后整个院子便哄的善意的笑了,满是快乐的气氛。

    陈氏正在兴头上呢,被朱父这么一泼冷水,陈氏自然不干了,用力的瞪了一脸无辜的朱守义一眼,将朱守义瞪的跟鹌鹑似的低头才算完。

    然后,陈氏便像胜利的大公鸡一样,继续仰着头跟村里人分享朱平安小时候聪明、懂事、勤奋、认学......的故事了,村里人也是听的津津有味,不适羡慕的附和陈氏几句,然后陈氏就更有劲了,将朱平安夸的天上少有地上仅有,如果朱平安在这,肯定也会听的红了脸。

    对于朱平安的夸奖,陈氏也不是独一份,另一边的朱平俊也不顾他娘脸色不好的在那跟村里人说着朱平安小时候的事,当然事里都有他,有的是正面有的是反面,但是朱平俊不管,说的兴起口沫横飞,这一位也是一位人来疯,好久没有享受过被众人捧着的感觉了。

    “给你们说啊,小时候我跟彘弟最亲,真的,上学我们都是一起去的。给你们说的,童生试本来彘弟也是没有机会的。就因为我们一位师兄家里突然出了事,要在家里丁忧,丁忧懂不懂,就是受孝,才空出一个名额。夫子本来想让我去的,但是我说,不,让彘弟去吧,彘弟才从去了的。要不,彘弟那会有今天啊。”

    “你们别不信,这是真的。为啥让给彘弟,因为彘弟比我聪明那么一点点。跟你们说个小时候的事吧,小时候我跟彘弟亲啊,基本上总在一起玩。

    有一次彘弟要跟大川哥去山上采果子,我又想跟彘弟玩,可是彘弟是想要跟大川哥去采果子的。于是,彘弟就跟我说玩捉迷藏的游戏,说找不到的话就得一直找下去,千万不能自己出来......”

    说到这,朱平俊一脸唏嘘,四十五度仰望天空。

    “那一天,我傻傻的在柴火堆里趴着藏了半天,直到我娘做晚饭烧火......”

    一边的大伯母这时,恨不得将自己的这个算卦文曲星下凡的儿子,按到地上臭打一顿,这个不知羞的玩意儿......

    这一日,整个下河村一直热闹了一整天,傍晚时分村人才陆续散去。朱家老宅的人留在朱平安家吃了晚饭,直到天黑才接着雪明回了老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