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二百一十章 有打脸的冲动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众人潜心构思,挥毫泼墨,一时间,墨香盖过了菜香。

    不时有人写好了诗,不时有人将诗词传于众人,不时有诗传到最前面那一桌,在座的都是举人之才,科举中的佼佼者,做的诗也都不差,所以不时就有两三篇佳作得到大佬们的肯定。

    《竹》

    阶前老老苍苍竹,却喜长年衍万竿。

    最是虚心留劲节,久经风雨不知寒。

    郭子谕的《竹》诗也传了上去,而且还得到了首桌大佬的肯定,这让他不免有些沾沾自喜,放眼望去,只见末席朱平安仍旧只字未写,不免觉的此天赐良机。

    于是,郭子谕向其他串桌交流的举子一样,端起一杯酒慢悠悠的来到了朱平安他们那一桌,跟在末座的诸位举人,寒暄一番,交流诗词一番,共饮了一杯。

    然后,郭子谕好像突然发现朱平安面前那空空如也的一张白纸,做作的惊讶出声:

    “朱贤弟素有才名,怎么此刻却尚未动笔啊?”

    郭子谕的这一声惊讶,吸引了临近几桌的举人们,大家都写好诗词了,虽然不是都得到了首座大佬的肯定,但也都不差。此刻听说有人还没有写出来,不由好奇的转头来看。

    末座的末席,可与杨阁老相比的少年天才......

    可是此刻却是只字未写,是吸引众人注意?还是徒有虚名?

    然后大家不免有些自己的想法。

    “朱贤弟出自山村,山上也多有松竹梅吧,可是平时所作好诗太多挑花了眼了?”

    郭子谕又装作替朱平安说话似的,不经意间将朱平安出自山村的底细抖落了出来。

    然后众人看向朱平安的目光就微微有些异样了,当然也有一部分人听说朱平安出自寒门,多了几分赞赏,但并非主流而已。

    古代门第观念还是很根深蒂固的,古代文化太讲传承,古代官场更是最看重门第。这也是事实,显赫的世代官宦和世代书香门第,代代都有名人辈出。而地位低下的百姓要想跻身社会上层比鲤鱼跳龙门还难,少有名人。这个残酷的现实不能不使人们对门第看的很重。

    所以当众人知道朱平安出自寒门时,除了部分钦佩外,大部分还是异样的,寒门走出来的小子,没有关系没有钱财,能有多少发展。

    此刻只字未写,再联想一下他这次中举是最后一名,不得不让众人有些怀疑。乡试时,数万生员奔赴考场,多少出自书香门第的生员从小就被长辈教书写字,寒暑不殆,除了吃喝就是学习了,可以说是职业考生,教育环境又好;他一个寒门子能在一堆职业考生中脱颖而出,对这位少年天才来说,运气应该是其中一个重要的因素吧。

    朱平安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郭子谕,看着他挑衅又淡淡轻蔑的脸......

    不清楚为什么总有人看自己不顺眼?

    嫉妒吗

    如果放在平时也就一笑了之,可是此时看着他们费尽心血的遣词造句,想一想整个大明有多少昨日的场景,自己心里面有一股抑郁之气难以发泄。

    忽然有一种打脸的冲动。

    不好意思,谁让你上赶着过来呢,正好自己某些情绪无法发泄呢。

    写诗,自己还真没怕过谁,毕竟明后期到清朝到近现代那么多的诗词歌赋在某种意义上来说都“是”自己的。

    “新进举人中,平安最是不肖,诸位珠玉在前,平安倒是自惭形秽了。”朱平安微微勾起唇角,向着郭子谕拱了拱手。

    你还挺擅长转移话题的,不过好不容易有了这个机会,我怎么会让你得逞呢,郭子谕心中如是想道。

    “朱贤弟切莫谦虚,若你十三岁中举都说自惭形秽的话,我等岂不是要寻棵歪脖树,自挂东南枝了。”郭子谕伸手点了点众人和自己,摇着头笑道。

    “就是。”郭子谕的话引的好事者附和道。

    “朱贤弟,切莫推辞了,山野多松竹,朱贤弟定早有佳句,若是腹中好诗太多不好选,不如写来让我等一同帮你选选看。”郭子谕再一次催促道,眼神里满是挪揄。

    这一下不仅是让朱平安写一首了,而是让朱平安至少得写好几首的架势。

    在郭子谕的带头下,好事的人也多了,起哄声也多了。

    朱平安看着郭子谕,腹诽道:还真当我写不出啊,我分分钟能写出几十首咏竹咏松咏梅的诗,你信不信?

    是你要的。

    在郭子谕的一再催促中,朱平安取过纸笔,在众人哄声中落笔:

    《竹》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

    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这首诗一写出来,刚才叫的最响的郭子谕哑口无言了,这首诗仿佛专门打自己脸的,偏偏打的姿势还超帅无比!

    立根破岩,仿佛在回应自己说他出自山村寒门。

    千磨万击,任尔东西南北风,几乎就是在映射自己了!

    可是,这只是自己的理解,因为这首诗任谁一看,满满的都是坚定顽强,风骨强劲......

    “好,小朱贤弟果然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同桌的一位举人,对朱平安的这首《竹》赞不绝口、叹为观止。

    牢牢咬住青山决不放松,竹根扎在破碎的山岩之中。遭受无数的磨难仍然坚挺,不管你从何方刮来什么风。

    这种意境简直让人一想就浑身充满力量!

    “此诗极具风骨,堪比于公的《石灰吟》!”

    附近都是举人之才,看了朱平安的这首诗,推崇不已,至于刚才曹解元的《竹》,则是相比之下,相形见绌了。

    听着周围人的推崇,郭子谕感觉自己的脸热热的,可是此时却是骑虎难下,由不得退缩,只好硬撑着夸了一句,再一次催促道。

    “妙,妙不可言,这一首就这般让人叹为观止了,那让朱贤弟斟酌难选的其他诗篇岂不是更是绝妙,佳文共赏之,朱贤弟切莫要吝啬、佳文自藏啊。”

    承认你这一首很牛,但是我不信你还能做出堪比这一首的!郭子谕心想。

    朱平安看了郭子谕一眼,便又提笔写来。

    不信是吧,那就抱歉让你失望了,谁让自己心里这么不痛快,你还上赶着来呢!

    《竹》

    陋室卧听萧萧竹,疑是乡邻疾苦声。

    些小吾曹后进辈,一枝一叶总关情。

    这一首写出来,周围的人全都哑然了,对末座末席的这位少年充满了敬意了。

    这一首诗一扫在座众人的咏竹叹竹赞竹之风,另辟蹊径,不,可以说是有感而发吧。

    直接升华了一个境界!

    从竹到情,上升到了先天下之忧而忧的境界!

    先前那首诗在咏竹风骨上可以说冠绝全场,这一首却是上升到了民生疾苦的境界,先天下之忧而忧人人都会说,可是做呢?在一众咏竹诗中,这首诗可谓石破天惊。

    “如此两诗,如若是我也是两难。”

    有人如是叹曰。

    郭子谕此时已经瞠目结舌,愣在当场了!面赤耳热!怎么还真能写出来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