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二百零九章 鹿鸣宴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今天是鹿鸣宴,大明的重才之宴。

    十年寒窗的莘莘学子,终于拿到了仕途的入场券,其中的狂喜是不可想象的,新进举人个个兴高采烈、意气风发;

    宴会逼格极高,食材奢靡精致,据说其中有一道叫“蜜渍鱁鮧”的菜,耗时达上百日之久;宴会上用的羊肉是极品,一只羊只取羊腿上最精华的半斤肉而已;冷热菜品甜点汤膳达五十八道之多......

    鼓瑟吹笙,唱《鹿鸣》。

    看着满桌的奢靡佳肴,听着耳边喜庆的鹿鸣乐,朱平安却是一点胃口也没有,昨日午后小巷子里的场景一幕幕在面前回放:那奄奄一息的、乞求的、无助的眼神......

    其他的人都是兴高采烈,一边饮酒一边赋诗,吃的好喝的好交流的也好,只有朱平安提着筷子几乎一口都没有吃。

    朱平安童子试时可是有着“饭桶”称号的,在这么丰盛的美酒佳肴面前,竟然一筷子也没动,这正是太不正常了,以至于有些人认为朱平安因为考了最后一名,羞愧的吃不下饭了。比如说对朱平安充满羡慕嫉妒恨的郭子谕就是这么想的。

    这次的鹿鸣宴,是按照名次分配席位的,朱平安等最后十名举人坐在了最边缘的一桌上。

    郭子谕在朱平安前面一桌,尽管相邻,但是却是往里进了一个档次,此刻看着往日胃口好的不得了的朱平安一筷子也没动,心里面不由有些优越感:你院试案首又怎样,三品大员青睐又怎样。现在还不是在我后面!神童?不过是一运气好些的方仲永罢了。

    “小朱贤弟,虽是榜尾又何必介怀。你十三岁便中了举人,除了大名鼎鼎的杨阁老又有何人能比得了你。”

    “就是。你与我等不同,我等是暮秋之蝉,你如此年少,日后肯定大有可为。”

    “就是,现在整个应天城都知道咱大明又出了一位十三岁的举人。”

    与朱平安同一桌的榜末的举人见朱平安面对美酒佳肴,筷子动也不动,也以为是朱平安对最后一名有所介怀,所以同桌举人纷纷宽慰朱平安。

    听着同桌数人的宽慰,朱平安有些哭笑不得。

    “多谢几位仁兄关心。能中举我已经很满足了,或许是昨夜着凉,身体有些不适。几位仁兄慢用,莫辜负今日盛会。”朱平安拱手向在座诸位举人表示感谢,推脱口身体不适,让大家慢慢享用。

    听了朱平安的解释,众人也都释怀了,想一想也是,十三岁就中举了。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于是,桌上大家觥筹交错,畅所欲言,一派激昂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的感觉。

    鹿鸣宴是盛宴。自然少不了文字唱合。

    在座的众人在欢宴之时也都做些助兴的文字游戏,比如对联什么的,能写好八股文的。这些都不是问题。朱平安虽然没有胃口,但是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扫大家的兴。轮到自己的时候,也都是四平八稳的接下来。行云流水但也没有刻意出彩的地方。

    众人皆是其乐融融。

    宴会正酣的时候,喝好声传来,原来是最上面那一桌席位上曹解元做了一首诗词,得了在座众位考官及应天府知府等人的赞赏。

    最上面一桌都是宴会的大腕,应天府的知府等僚官,南直隶的提学官赵大人,两位主考官,然后就是本次南直隶乡试的前三名了。

    这一桌是本次宴会的重心,影响力颇大。很快,这首诗词传到了附近几桌举人手里,读后,不由得发出阵阵喝好声。

    《竹》

    竹生空野外,梢云耸百寻。

    无人赏高节,徒自抱贞心。

    耻染湘妃泪,羞入上宫琴。

    谁人制长笛,当为吐龙吟。

    有好事者抄了数份,有一份流传到了朱平安他们这一桌上,旁边有位仁兄抑扬顿挫的读了一遍,引得众人赞不绝口。

    只是朱平安听完后,却是有些不以为然,当然诗是极好的,又是用典又是感慨,借竹述己,表明自己的清、洁、高、雅却未遇伯乐,一副不耻折腰于富贵官僚,不愿沾染靡靡之风,拥有远大抱负的极高逼格。

    不过君年二十有五,应下了赵同知的捉婿,将家中妻儿置于何处?!怎么好意思说自己宁折不弯!

    “朱贤弟以为如何?似乎面有不屑?”

    旁边一桌传来一声不怀好意的询问,朱平安抬头就看到了郭子谕正带着挪揄的看着自己。

    这一声询问,吸引了周围众人的关注。大家都认为曹解元的诗词写的好,这个时候却有人不屑,能不关注吗,关注之后发现是最后一桌榜末中的人,而且还是在座年纪最小的举人,不由兴致更浓了。

    “解元大才,诗词极好,自惭形秽而已。”朱平安自嘲的微微一笑,轻描淡写的化解了郭子谕带来的不利境况。

    一言既出,大家也都释然了,理解的笑笑。郭子谕却是面有不甘,但也没有继续发作,等待更好的时机。

    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果然,很快郭子谕就找到了一个机会。

    因为曹解元这首《竹》写的很好,所以呢最上面那一桌大腕们有了雅兴,让在座的诸位新进举人以岁寒三友为题,任意择一做首诗词来,同乐一下。

    这等机会可是扬名的好时机,在这里扬名,很快便能传遍南直隶,好处自然不言而喻,于是众位新进举人一个个卯足了劲的想要表现。

    郭子谕很快就写就连一首《咏竹》,然后便将目光转向朱平安那里,然后就有些兴奋了,因为朱平安迟迟没有动笔,而且面有愁思。诗词易作,好的诗词可是难求。看他那满脸的愁思,即便能写出来,肯定也好不到哪去!

    没错,朱平安一点动笔的意思都没有。

    看着周围这些大明朝未来的掌舵者们在这里,闷头思考憋诗词,费心遣词造句,觉的很是讽刺。

    诗词?

    太白在世亦有何干!

    这个世界上更多的人需要的不是诗词书面,他们也不喜欢诗词书画,他们不需要什么宁折不弯不事权贵的高风亮节,奄奄一息的他们想要的只是一碗哪怕掺着沙子的米饭......(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