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二百零六章 小姐好奇怪 下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小姐今天真的有点怪怪的耶。[燃^文^书库][]wWW。lωχS520。coM

    鹌鹑似的小丫鬟看着只说了一句便饶过自己的自家小姐,偷偷的想。

    教育完小丫鬟后,腹黑少女李姝正准备回车上,可是在转身的刹那间,好像才看到摆摊的陈氏似的,于是转身两步走到摊前,然后俏丽的脸蛋上浮现了又是欣喜又是乖巧的笑容,很有礼貌的叫道:

    “婶婶,真的是你啊,姝儿还当看错了呢。”

    陈氏看着这么一位又漂亮又懂事又孝顺又会管家的小姑娘站在自己面前叫自己婶婶,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这,这是叫我的吗?姝儿,这名字有些熟悉呢。

    “婶婶,你忘了姝儿了吗,姝儿小时候还去过婶婶家找平安哥哥玩呢,婶婶还给了姝儿一篮子果子小吃呢,可好吃了。”李姝这一刻就像是邻家少女似的,娇声嗔道。

    “哦,你是上河村的李姝。”

    陈氏这才想起来了,这个就是小时候骑着小红马去老宅找彘儿玩过的那个又乖又甜的小丫头。

    小时候就漂亮的不像话,长大后比小时候更漂亮了。

    “婶婶,怎么像是有心事啊?可以和姝儿说说吗”

    李姝和陈氏聊了会天,嘴巴很甜,又夸又捧的,将陈氏哄的不行。聊的正热的时候,李姝看着陈氏眉间似乎有些担忧,便顺嘴提了一句。

    陈氏已经聊的进入状态了,听李姝问,也就顺口将自己的担忧说了出来,“我家平安去应天赶考了,过了大半个月了,不知道他在那边吃的住的好不好?”

    “婶婶就把心放到肚子里吧,平安哥哥打小就聪明,肯定能照顾好自己的,说不定这次还能给婶婶考个举人回来呢。”

    李姝的这一句话将陈氏哄的嘴都合不上了,这一句话每一个字都落在了陈氏的心坎最舒服的位置上。

    “他哪有什么举人命啊。只要给我囫囵个的回来就好了。”陈氏一边说一边连连摇手,不过脸上却满是以儿为傲的笑容。

    “咯咯,说不定平安哥哥真给婶婶考个举人回来呢。”李姝嫣然一笑,水汪汪的一对眼睛。那么明亮。

    接着李姝又和陈氏聊了一会,远远的看到那边买糖葫芦的包子小丫鬟画儿也回来了,于是李姝便和陈氏告别。

    “婶婶,我家的丫头也回来了,我得告辞了。还要上香为爹爹和哥哥祈福去呢。”李姝起身和陈氏告辞。

    陈氏听李姝要去给家人上香祈福也就没拦着。不过却将随身带的作为午餐的自制糕点分了一半,塞给了紧跟着李姝的鹌鹑小丫鬟手里,让李姝路上吃。

    “谢谢婶婶,小时候就爱吃婶婶做的呢。”李姝甜甜的向陈氏道谢,让小丫鬟去马车上取了一包糕点作为回礼,然后才上了马车。

    裙裾飘飘,轻灵曼妙,身段袅娜,摇曳着消失在了马车上。

    陈氏看着上了马车的李姝,觉的这丫头不仅人长的漂亮。谈吐也大方,而且知书达理,性格又好又孝顺,举止还文雅好看,反正就是好的很,比自己所见过的任何一个丫头都要好。

    进了马车后,李姝就像是变了一个人,这一点鹌鹑小丫鬟是最有发言权的。

    鹌鹑小丫鬟才跟着自家小姐上了马车,刚放下门帘,还没等反应过来呢。眼前一黑,就被自家小姐甩了一个耳光。

    一抬头,就看到了小姐正甩着小手看着自己。

    “愣着干什么,没看见刚才那摔到的老太太有多脏吗!”李姝甩着小手。冷冷的斥道。

    “哦哦,对不起小姐。”鹌鹑似的小丫鬟,赶紧将手里拿着的陈氏送的半包糕点放在一边,然后取出一条手帕递给小姐。

    李姝接受手帕嫌恶的擦了擦手,然后又让小丫鬟倒了些清水洗了洗手,擦完手将手帕随意的丢到一边的那半包糕点上。漫不经心的吩咐道,“待会你吃了它。”

    “啊?哦。”鹌鹑小丫鬟有些诧异,但是被自家小姐一瞪,便急忙哦了一声应下来。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带你来吗?”李姝纤纤玉手把玩着腰间的配饰,漫不经心的对鹌鹑小丫鬟说了一句。

    鹌鹑小丫鬟不解,抬起带着手印的脸蛋。

    “因为你是个闷嘴葫芦。”李姝扫了一眼鹌鹑小丫鬟,淡淡的说了一句。

    李姝上了马车一小会后,包子小丫鬟画儿才气喘嘘嘘的走了过来,上了马车嘟着嘴巴说,“那个卖糖葫芦的好奇怪,人家说要买要买,他还往前走......”

    包子小丫鬟上了马车后,车夫再次扬起马鞭,马车在人群中慢慢往前走。

    李姝这边的马车才走没多久,就有几个其他村的大婶老妈子的过来陈氏这边的竹编摊位上买竹编,一边买竹编一边很八卦的互相唠叨。

    “呀,那刚上马车的是上河村老李家的小姐吧,长的可真好看。听说老李家可不一般,一个小丫鬟一年都比咱在地里刨食三年赚的都多呢。”

    “还有啊,我听说这丫头打小就乖巧懂事,刚才我还看见她扶起了边家村的李姥姥呢。”

    “多知书达理啊,听说还没有说婆家呢,这要是能娶回家做儿媳妇,我做梦都能笑醒呢。”

    “拉倒吧,你家二狗子哪能配得上人家呢。”

    几个大婶老妈子在摊位前挑竹编的功夫,就呼噜呼噜说了一大通话,然后付了钱,每人买了一两个竹编说说笑笑的离开了。

    说者无意,听着有心,有些想法就在陈氏心里冷不丁的扎下了根,然后茁壮成长。

    不远处的一个胡同,走出一位老奶奶,衣服上还有尘土的痕迹,拄着拐杖,手里提着一块肉,和几个提着竹编的大婶老妈子擦肩而过。

    没过一会,几个提着竹编的大婶老妈子,喜笑颜开的捂着钱袋从胡同里走了出来,然后分道扬镳,各回各家去了,本来就谁也不认识谁......

    靠山镇上一座庙,某家小姐上了香,多施了几两银子,耐不住庙祝的热情,求了一支签。

    上上签

    缘,一人握一半;

    线,系我手指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