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二百零四章 呃,被捉婿了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冬九九以来,北风凛冽,寒气逼人,这又是一个奇冷的冬天。,

    冰封了秦淮,凛冽的寒风呼啸南北,落叶随风潇潇而下,枝头一只乌鸦蜷缩着脑袋,瑟瑟发抖,不解的看着秦淮河对岸那些叫人的物种,自己这长毛的都觉得冷了,那些不长毛的咋还这么热闹......

    “运气不错嘛,虽说是榜尾,但好歹也上了不是吗。回去可要给你们朱家的祖宗多上几炷香。”

    郭子谕阴阳怪气,面带嘲讽的走了过来,连看向朱平安的眼神都是由上往下的。

    “怎么着,你回去不给你祖宗上香吗?数典忘祖可是要不得。”

    朱平安还没什么,身边的胖子就忍不住了,早就看这几个用鼻孔看人的家伙不顺眼了。搞的自己多高贵似的,看人都是乞丐一样!

    “你是?哦,想起来了,你的那个菊花诗做的不错。”郭子谕上下扫了一眼胖子,发出一声嘲笑,将胖子最为不堪的院试糗事抖出来鞭挞。

    ko

    听到菊花诗,胖子那张胖脸就红的不行了,那还有还手的余地。

    “你这次运气可真是让人羡慕。”郭子谕将胖子解决了后,站在朱平安身边,睥睨着眼神说道。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曾经院试被这小子压在头上,让自己心情抑郁了许久,根本想不通满腹诗书的自己怎么会被这么一个憨憨的少年压了一头呢,原本势在必得的案首竟被这小子夺了去。现在,终于。回到正确的轨道了,扬眉吐气!

    不过唯一可惜的是。这小子运气太好了,竟然运气好到被最后一个名额砸到头上。

    郭子谕看着朱平安。气还是没有彻底顺下来。

    “是啊,我也是这么觉得。”朱平安微微笑了笑,拱了拱手,淡淡回道。

    郭子谕看着朱平安云淡风轻的微笑,愣了愣。

    一拳打在了棉花上,看着朱平安云淡风轻的微笑,不知道为何,郭子谕觉的口腔一股腥甜,憋闷非常。不是应该据理力争。说自己答的多么好多么好嘛!自己也好将自己七十九名的文章拿出来,狠狠的打打这一百三十五名的小子的脸!可是,为什么要云淡风轻的笑呢,你的羞耻心呢!这让自己怎么往下继续!

    “朱兄的运气的确让我等羡慕,不过郭兄、刘兄的实力才更是让冯某羡慕啊,六十三,七十九,举人之才,名副其实。”大冬天的冯山水也挥着折扇。儒雅非常的说着恭维的话。

    冯山水这句话,让郭子谕的脸色一下子变的好了,看着朱平安,一股名次上实力上的优越感油然而生。

    就在这时

    只听得一声不合时宜的搭讪粗暴的打破了这种气氛。

    “敢问。朱平安朱公子是哪位?”

    众人循声看去,便见一位衣着颇为奢华的公羊胡男子领着十余位服饰统一仆从,有些倨傲的向众人问道。

    “我就是朱平安。敢问有何贵干......”朱平安有些疑惑的拱手回道。

    公羊胡男子走到朱平安跟前上下打量了一番,表面态度变的有些恭敬。但是那股倨傲劲还是没怎么下去,往上抱了抱拳。眼珠子都快看到天上去了,高人一等的说道:

    “我是通政司通政使兼工部右侍郎,嗯,现在暂时还兼任南直隶提学官赵文华赵大人家的管家。”

    这一句话出来,周围就一阵吸气声。

    刚才以为那五品的同知大人来就了不得了,没想到这一位代表的竟然是三品大员,而且还是众位生员的顶头直接管辖提学官,掌管着大家命运的人。

    通政司,俗称银台。长官为通政使﹐正三品﹔其下设左﹑右通政和左﹑右参议等官佐理政务。职掌出纳帝命﹑通达下情﹑关防诸司出入公文﹑奏报四方臣民建言﹑申诉冤滞或告不法等事﹐早朝时汇进在外之题本﹑奏本﹐在京之奏本有径自封进参驳之﹔午朝引奏臣民之言事者﹐有机密则不时入奏。

    三品大员哎,而且还是通政司通政使大人,主管全国各地送入京城的公文,这可是皇帝身边的要员呢!

    这是要干啥呢?

    众人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公羊胡管家和朱平安,呼吸都紧张的不行。

    朱平安闻言扫了一眼站在自己对面的公羊胡管家,心里有点怪怪的,自己是不是跟这个历史上操蛋到极致赵文华犯冲呢,这次刚来应天就差点被他家的车夫撞了,科考的时候还被赵文华故意刁难了一下,这一会又来一个管家......

    不过没想到赵文华这个时候就已经是通政司通政使兼工部右侍郎了,放在现代这可是副部级的大员呢。

    在众人的目光中,那公羊胡管家睥睨着朱平安继续说道,“我家大人看了公子的乡试墨卷,非常欣赏,恰好我家三小姐正待字闺中,我家大人愿意将三小姐许配给公子为妻,不知可否?”

    公羊胡管家说完,一个眼神,身后的十余位仆从便分散到朱平安身边,将朱平安围了起来。

    这是......

    这是三品大员来捉婿了?!

    这一行为直接戳瞎了众人的眼睛,天啊,我看到了什么,三品大员在乡试捉婿!这种级别的大员不都是在殿试后对进士捉婿的嘛!这种乡试你凑什么热闹啊!

    三品大员破天荒的在乡试捉婿就够稀奇的了,而且,最令众人不可思议的是,捉婿的对象竟然是举人榜上的最后一名!

    最后一名啊,有没有搞错!

    怎么会搞错!三品大员,伴君如伴虎的待了这么多年,怎么会搞错呢!

    可正是这样,才想不通啊!

    一边的原本傲气、优越感十足的郭子谕等人,这一刻全都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一幕,眼珠子都快瞪的掉到地上了!

    好奇怪,脸颊竟是如此的滚烫!

    远处默默观望的坠马髻少女此刻默默低下了头,纤纤玉手扣着衣角,黯然神伤。

    “看到了吧,这等少年郎不是我们能奢望的。”另一位年长几岁的少女按着坠马髻少女的香肩,幽幽的说。

    所有人对朱平安羡慕嫉妒恨到了极点,比刚才那个什么解元,呃,解元是谁啊,现在只知道这个朱平安,要嫉妒一百倍。

    这可是三品大员呢,这可是通政司最高长官呢,皇帝身边的大红人呢,而且最关键的是人家跟早朝首辅严嵩严大人关系可不一般!

    这一朝为婿,日后会试、殿试、做官还不是一马平川啊,而且早就耳闻赵大人家的三小姐美若天仙呢......

    众人放在朱平安身上的目光,几乎能在严寒天灼烧了朱平安。

    众人恨不得此刻自己是那个中心的少年郎!

    动了

    那少年动了!

    在众人的羡慕嫉妒恨的眼神中,朱平安一脸欣然的看着公羊胡管家,深深鞠了一躬。

    公羊胡管家笑了,一切都在大人掌握之中,任谁也不会拒绝的。

    这一刻,众人羡慕嫉妒到了极点。

    朱平安深深鞠了一躬后,起身,微微勾起了嘴角,一脸欣然道:

    “我出身寒微,如能高攀,可真是太好了,不过,要不您等我回家和妻子商量一下再说,怎么样?”

    围观众人闻言,愣了足足十几秒,然后诧异,然后大笑。

    但是在笑声中,却是一股深深的草泥马呼啸啊!

    三品大员破天荒的在乡试捉婿就够稀奇的了,而且,最令众人不可思议的是,捉婿的对象竟然是举人榜上的最后一名!然而,最最最令人不可思议的是,那个举人榜上的最后一名竟然还尼玛不知脑袋被门夹了还是被驴坐了的竟然拒绝了!!!

    他竟然敢拒绝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