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二百零二章 报喜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这一日,应天城仍在落雪,壮丽无比,天地之间只剩下了一种银白色,就像冰雪巨城一样。

    大约卯时时分,应天城出动了若干衙役差人帮闲,将江南贡院至夫子庙周围全都张灯结彩,大红灯笼和银白冰雪形成了鲜明对比。

    这一日,客栈内的学子书生纷纷换上簇新的生员服,换上最为虔诚的表情,向着夫子庙的方向跪拜焚香。

    客栈大堂一个靠窗的桌上,朱平安和胖子薛驰坐在桌上喝着米粥吃着小菜。朱平安面色平静,神态自若,吃得很香,不过旁边的胖子就有些不同了。胖子吃饭时,不时的瞄向门口的方向,眼睛里也有些血丝,看样子昨晚辗转反侧睡的相当不好。

    客栈大堂此时坐满了学子生员,好多人都像胖子似的,时不时的看向门口,眼睛也都是红红的,如饿狼一样。

    这一日是乡试放榜的日子。

    乡试不同于童生试,乡试放榜按照惯例都是由衙役差役先行到客栈等学子落脚的地方报喜,向所有新中举人报喜完毕之后,才会在江南贡院前张贴完整的榜单。

    不用担心差役找不到路,所有生员在考试前都把自己的暂住信息、籍贯等等提前登记到衙门了。

    “报喜差役出动了!”

    大约刚至辰时,就听到外面一声激动的呼喊。

    然后客栈大堂内的所有人都激动的往门外探头,胖子薛驰整个人都快要从椅子上飞出去了。

    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雨化为龙。

    所有人都幻想着自己能高中举人,一朝身为举人,那就大大的不同了,那是另一个世界,名字叫做权力。

    时间仿佛变的很慢,大堂内的众位生员左等右等,感觉等了上万年,却还未听见任何喜报声。

    终于

    “乡试捷报!贺......”

    大堂的众人迫不及待的看向门口。甚至还有人离开桌椅往门口飞奔而去。

    然而众人只看到一位衙役手持红卷从客栈门口呼啸而过,往别的客栈走去了。

    “唉......”

    客栈内响起了一阵叹息声。

    当众人的叹息尚未完全离开嘴唇的时候,又是一声清晰响亮的报喜声传来,直奔客栈大堂而来。

    “乡试捷报!贺凤阳府薛驰薛老爷高中乡试副榜第三十五名......”

    一个报喜的差役。一路大喊着冲进了大堂。

    闻言,坐在朱平安对面的胖子薛驰嗷一嗓子站了起来,情绪激动的难以自己,嘴中大喊一声,“我中......等等。什么玩意,你刚才说副榜?”

    胖子我中了三个字只说了俩字便顿住了,原本满面潮红的脸变黑了,抓着报喜的差役一同摇晃。

    “是,副榜。”报喜的差役点头。

    得到确认后,胖子一把手松开差役,一张胖脸都快流泪了,“副榜你报个球啊!这还是副榜的最后一名啊。”

    副榜是,科举考试中的一种附加榜示,亦名备榜。乡试副榜起于本朝嘉靖5年时。中副榜的并不是中了举人。而是取得了下界乡试继续考试的资格,不用再参加科考什么的了,直接来参加下次乡试就可以。这个名额也不多,平均正榜五个就取一个副榜。

    然,并,卵。

    对于胖子的激动,大堂内的人也都理解,即便胖子没有高中举人,但是高中副榜也算是很不错了,至少也算是一种荣誉了。大堂内的众人给胖子以恭喜。

    胖子失落片刻后。立马就想通了,摸出一个碎银子赏给报喜的人,然后就坐在朱平安对面自吹自擂起来了。

    “朱兄,虽说胖哥我没中举人。但是副榜也是了不得了,这叫贡榜。恩,我可以去京师国子监了,比我老爹强多了。”

    胖子有极其强大的内心疗伤功能,一下子就想开了,自己一个走后门送礼得到乡试名额的人一下子考中副榜了。这比那些名正言顺考乡试的人强多了,尤其是自己老爹,那可是拍马都赶不上自己啊。

    “嗯,不错。”朱平安点了点头,后面有句出乎我意料没有说出来,的确出乎朱平安意料了,就凭胖子那篇妹妹我思之,这个成绩却是出乎意料了,估计胖子这货其他文章有很出彩的地方吧。

    听了朱平安的话,胖子有些沾沾自喜。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除了胖子之外,客栈大堂还有两人也收到了副榜的报喜,跟胖子颇有共鸣的对视了几眼,相约日后一同饮酒。

    “这下该桂榜了吧。”客栈内众人交头接耳,望着门外。

    终于

    一阵哒哒的清脆马蹄声,敲碎了众人苦等的心扉。只见门口两匹健马嘶鸣停在了客栈门口,两位衙役翻身下马,口中高喊着乡试捷报,直奔客栈而来。

    “乡试捷报,恭喜安庆府朱平安朱老爷高中乡试第一百三十五名。”

    第一百三十五名

    整个南直隶乡试录取总数也就是一百三十五名,朱平安得了一百三十五名,也就是说录取榜单最后一名了。

    这个名次说实话,真的有些出乎朱平安意料了,感觉自己不至于在最后。

    不过,想一想参加乡试的生员有万余人,自己能中举就已经很优秀了。最后一名,呵呵,自己看来还得继续努力、更加努力啊。

    可不能小觑天下英雄啊。

    朱平安很快就调整了心情,从身上取出早就准备好的赏钱,分给报喜的两位差役。

    两位差役接过摸了摸,沉甸甸的一大串铜钱,量很足啊,非常高兴的向朱平安说了些恭喜的话,便笑嘻嘻的回去复命了。

    朱平安吊车尾高中举人,客栈里的人羡慕不已,这少年运气咋这么好呢,榜上最后一名,这运气得是祖坟冒青烟了吧。

    在羡慕之余,他们更多的还是嫉妒,若是我们运气好些,我们也可以。

    “朱兄,我们也算是难兄难弟了啊。你是正榜最后一名,我是副榜最后一名。”胖子苦着一张脸说道,不过说到一半却又改口道,“不对,你都中举了啊!”

    “早一年晚一年而已,薛兄今得了副榜,这次是恩科,按租制,明年可又是一年乡试,薛兄沉下心准备一二,明年一准高登桂榜。”朱平安安慰胖子道。

    “也是,少了你们这批竞争者,我可就是第三十五名了,哈哈哈,下次可还是要录一百三十五名的,那我中举岂不是探囊取物了。”

    胖子闻言,苦着的脸一下子变的神采飞扬了,声音也是雀喜不已。

    的确,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胖子的想法是有道理的,明年正常的乡试,胖子的机会的确很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