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一百九十六章 出神入化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科试过后的第三天,县衙外便张贴了科试榜,凡是榜上有名的生员皆可参加接下来的恩科乡试。至于那些不在榜单上的生员,那就打哪来回哪去吧,当然,要是有兴致远远的旁观别人考试,也不会有人反对。

    这一天一大早,胖子薛驰就穿金戴银,将自己打扮的跟个新郎似的跑去看榜单。

    其实这货在天还没亮就来叫朱平安同去看榜单了,不过朱平安毫无兴趣,本来就稳稳的上榜了,何必再浪费时间去看榜呢。不过胖子兴致却是浓的很,这货等这一天等的太久了,迫不及待的想要大出风头了,忍不住想要在旁边那桌书生面前使劲嘚瑟了。

    少年莫装逼啊。

    朱平安看着胖子嘚瑟的背影,不知为何总感觉天空似乎隐隐有雷在翻滚。

    朱平安和胖子在客栈门口分道扬镳,胖子兴致冲冲的前往官衙前等待科试放榜,朱平安则是慢悠悠的夹着黑木板往惯常去的树林走去。

    重复着往日的准备动作,然后坐在石头上铺上黑木板,开始练字。

    境由心生,心如止水。

    在今天练字的时候,朱平安感觉自己进入了一种很美妙的状态,感觉自己的书法自从上次太湖突破瓶颈之后似乎又进入了一个境界,这种境界几乎可以用出神入化来形容。原本在大海中乘风破浪的孤帆,似乎骤然间从大海中一下子突入天际,在天空中翱翔起来。

    这种出神入化的境界怎么说呢。就像是武侠小说里对剑术的描述似的:

    初学乍练之时,以手使剑,有时剑不听使唤,甚至会伤及自己。练过一段时间之后手剑合一,以心使剑,剑随心走,剑术就达到了一个较高的层次。剑术的最高层次是心剑合一,无剑无我。举手投足即是剑着。飞花摘叶,皆是利剑。一枚细细的绣花针也能抵挡三个剑术高手,这样的剑术可以说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

    现在朱平安感觉自己的毛笔字就到到了这种心笔合一,无笔无我的境界。

    一开始练字呢,以手使笔。笔由不听手的使唤到逐渐熟练有一个过程,进一步可以发展到笔手合一的第二个境界。这时写字的时候感觉笔是手的一部分。不是在用笔写,而是在用手写。这个境界朱平安早就达到了。这一刻练字朱平安已经达到了第三个境界:心笔合一,无我无笔。

    古代许多著名的大书法家都是这样的。

    王羲之,看白鹅游水的姿态,达到了这种境界,悟出了“浮鹅钩”的绝技;张旭见担夫争路,公孙大娘舞剑,达到了这种境界。从中悟到结构点画的争让穿插关系和用笔的疾徐、节奏,狂草书法大成出神入化;怀素观夏云海涛,达到了这种境界,领悟到草书的大气磅礴、翻江倒海之势。

    朱平安达到这种境界,感觉自己的书法不仅有了血肉筋骨。而且还有了灵气,书法自带一种乘风破浪的气势。

    这个时候。朱平安觉的自己无论有笔无笔,好笔坏笔。哪怕给自己一根烂树枝,一根狗尾巴草,自己都能写出绝妙的书法来。

    这种感觉有点让人停不下来。

    朱平安挥毫泼水。有点陷入其中,无法自拔。

    直到如丝的小雨从空中坠落,将陷入书法狂热中的朱平安淋醒。

    呃

    这是下雨了?

    正在练字的朱平安抬起头,抹了一把额头上的雨滴,后知后觉,再看自己身上几乎已经被淋透了。

    这雨是下了多久了?自己才感觉到啊。今天就到这吧。

    朱平安摇了摇头,有些不舍的将笔和竹筒收了起来,不急不慢的起身往树林外走去。抬头看向天空,只见如丝的小雨从空中降落,雨点是那样小,雨帘是那样密,给应天城披上了蝉翼般的白纱。

    走在回客栈的路上,雨越下越大,青石板上的雨水汇成小溪,顺着城里的排水系统,咕咕的向前奔去。

    回到客栈,客栈老板见朱平安被雨淋湿了,忙递来一块干毛巾让朱平安擦擦头上的雨水,又让店伙计去煮一碗姜汤来。

    “谢过掌柜的了,有劳顺便送一份早膳到楼上。”朱平安擦了擦头上的雨水,将毛巾还给掌柜的,表示感谢。

    “朱公子客气了,哦,差点忘了,刚才有报喜的差人过来,公子已通过科试了。”掌柜的接过毛巾,正要转身吩咐店伙计送一份早餐到楼上,忽地想起来刚才的事,忙又一脸笑意的向朱平安道谢。

    “哦,这次竟是这般早?”朱平安有些诧异。

    “可不是,不过人家差人也说了,说是提学官大人连夜阅完卷子都没休息就安排放榜的事了。”掌柜的似乎对提学官赵大人感官好的很。

    “哦,这样啊。嗯,谢过掌柜的了,麻烦再送一桶热水来。”朱平安拱手向掌柜的道谢,拜托掌柜的往楼上送一桶热水,然后便上楼去了。

    很快,几位店伙计便将姜汤、早餐还有热水都送到楼上了。朱平安喝过姜汤吃了早餐,简单洗了个热水澡,换了身干燥衣服后,就又坐在窗前的书桌上继续看书起来。

    不过外面的天气似乎越来越糟糕了。

    狂风暴雨,电闪雷鸣,大雨哗哗,像天河决了口子,朱平安真的担心屋顶要被砸漏了。狂风卷着雨丝像无数条鞭子,狠命地往木制窗上抽,窗缝里真的钻进雨水了,顺着窗台往下流,闪电一亮一亮的,像巨蟒在云层上飞跃,一个暴雷猛地在窗外炸开……

    朱平安不得不关上窗户,并且将书桌往后挪了好几步。

    “呃,不会是胖子装逼过头了吧?惹出了这么多惊雷。”朱平安看着窗外腹诽了起来,自己早上感觉还真没错。

    不过以胖子那德行,肯定是能装十分就不会装九分!就是不知道这货看到外面电闪雷鸣是什么个心情,不知道还敢不敢继续装下去。

    今日放了榜,距离恩科乡试也就不远了。朱平安将桌子挪后几步后,就有继续投入到备考中去。看书,挥笔……外面的电闪雷鸣、狂风骤雨,对他一点也没有构成妨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