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一百九十三章 泰然应对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readx();    听到赵文华的询问,朱平安也是有些诧异,刚才前一位仁兄时,你不过让他背了一段《春秋》而已。尽管诧异,朱平安还是第一时间调整好状态,大脑快速运转,泰然应对。

    赵文华问的这个题目出自《孟子.离娄下》:“非礼之礼,非义之义,大人弗为。”

    非礼之礼,这个题目强调的并非是礼,而是非礼之礼。在回答时,必须将真正的礼和非礼之礼区别开来,这样才是真正的理解透了这个题目,才是真正理解透了孟子。

    朱平安快速的抓住了题目要领,几乎在赵文华话音刚落不过几秒钟之后,便淡然的回道:

    “古之人以是为礼,而吾今必由之,是未必合于古之礼也;古之人以是为义,而吾今必由之,是未必合于古之义也。”

    朱平安选择了时间的角度,从礼义的古今之别入手,指出古人认为合于礼义的事,今人仍遵循照搬,那就未必合乎礼义,就可能成为非礼之礼,非义之义。

    按照八股文的破题答法,针对这个非礼之礼进行回答时,只能针对这句话进行回答,不能外延,最忌讳的就是将这一句的下一句非义之义一并回答。朱平安之所以将这一句也一块回答,是因为礼和义联系太密切了,不可分割,所以才将之一并回答,这在八股文中也是有先例的。

    说完第一句,朱平安几乎不加停顿,便又继续回答道:

    “孟子曰:‘非礼之礼,非义之义。大人弗为。’盖所谓迹同而实异者也。非礼之礼,若娶妻而朝暮拜之者是也。非义之义,若借交以报仇是也。夫娶妻而朝暮拜之,借交以报仇,中人之所不为者。岂待大人而后能不为乎?盖亦失孟子之意矣。”

    “晚生拙见,望大人不吝指正。”

    朱平安言简意赅的将非礼之礼回答完,拱了拱手,恭敬的说了一句。

    “大善。”旁边一个教官在朱平安回答完,一个没忍住,面色激动的说了一句。

    说完。这位教官便发觉自己冒失了,拱手向赵文华告罪。

    “无妨,佳文共赏之。”赵文华不以为意的摆了摆手,倒是很有一番风度。

    赵文华安慰过下属后,便捋着胡须对朱平安讲了一句:“汝可起来说话。”

    “多谢大人。”朱平安起身。拱手道谢。

    “礼以义起,义是礼之所以然,不平,自见分晓。权变之谈,亦有独特见解。神完气足,甚得我心。”赵文华对朱平安的回答非常满意,捋须评论道。

    “都是大人督学有方。”朱平安很违心说了一句。

    虽说这家伙是奸臣,但是毕竟此时还掌握着自己科举的命脉。朱平安也不是迂腐之人,什么时候说什么话还是懂的。做人,外圆内方些好。只要心里面坚持底线,坚持原则,外面圆润些更容易勇往直前。

    所谓:和若春风,肃若秋霜,取象于钱,外圆内方。

    朱平安这句话还是蛮有效果的,至少说完,赵文华看向朱平安的眼神立马和煦了不少。

    “何来本官督学有方,都是圣上之功。汝可要谨记。回去潜心备考恩科,莫负圣上隆恩。”

    赵文华一本正经的纠正了朱平安刚才话里的错误。不过眼神里却是带着笑的,一本正经的纠正完朱平安的错误。便话音一转,颇有长辈风范的劝勉朱平安认真备考恩科。

    备考恩科哎,闻弦歌而知雅意。

    朱平安面上一喜,拱手道,“谨尊大人教诲。”

    赵文华点点头,取过毛笔在朱平安试卷上落下了评语:

    “精理为文,秀气成采;

    清华郎润,迥异浮嚣;

    二文称心而言,词意兼美。台前对答外推内究,体大思精。当为一等上上。”

    一等上就稳稳的通过科试,可以参加恩科乡试了,一等上上自然更不用说了。

    朱平安拱手谢过赵文华后,便在小吏的引领下往台下走去,只见此时立在台下等候的正是胖子薛驰。这哥们站在那大腿都还发抖呢,一张胖脸严肃的不行,看到朱平安下来,那张胖脸笑的跟哭似的。

    朱平安用眼神鼓励了一下这货,便在小吏的引领下往大门那走去。

    大门处现在已经有八个人了,加上自己九个,再等胖子交完卷估计就可以了放行了。

    朱平安在大门处等了大约不到十分钟,胖子这货在小吏的引领下,屁颠屁颠的走来了,一张胖脸乐的跟斗牛犬似的。走路那架势,整个人就差飞起来了。

    碍于考规,即便等候放行也不能说话,不过胖子这货站在朱平安身边,咧着胖脸,挤眉弄眼。

    不用看,就知道这货顺利通过了。

    果然,赵文华还是历史上的赵文华,不管他表面功夫做的如何,也掩饰不了他奸臣的本质。

    胖子到来,等在门口等待放行的生员也就达到了十人了。门口附近的教官数完人数,禀报至高台,然后锣响一声,大门栅栏徐徐开启,门口令有教官根据交卷名册记录,一一比对身份放行。

    出了门口,胖子便神神秘秘的拉着朱平安走到一个偏僻无人的地方,熊掌似的大手往朱平安肩上一拍,咧着斗牛犬似的大嘴,乐的颠颠儿的感慨道:

    “朱兄你可是真神了,一等上啊,哈哈哈,这下看我老爹还能说什么,哈哈哈......”

    “你妹,轻点!”朱平安吸了一口凉气,揉了揉肩膀。

    “哦哦,对不住对不住,一想到我老爹那张臭脸,我就没忍住。”胖子后知后觉的咧着胖脸道歉。

    “朱兄,你是几等,肯定也是一等上吧。”胖子这个时候才想起来问朱平安考试的怎么样。

    朱平安摇了摇头。

    胖子大惊失色,连连摇着胖脸,“不可能,你肯定是在开玩笑对不对。”

    朱平安一本正经的摇头道,“没有骗你。”

    胖子恍若雷劈了一样,喃喃自语,“怎么会这样,以朱兄的才华,怎么可能不是一等上呢?”

    “我比你多了个‘上’字。”朱平安淡淡的开口。

    闻言,胖子那张胖脸便成了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胖爷我送了......还不如你!”

    “知足吧你。”

    朱平安对胖子的行为颇为不齿。

    “也是。”胖子想了想又变成那副斗牛犬的样子了,“虽说榜文未曾公布,但是你我兄弟却是稳了,走,哥哥请客,我们去对岸......啊,不,是这边酒楼不醉不归。”(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