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一百八十九章 奴家又不是老虎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胖如坠云雾一头雾水不得其解,追着朱平安上了楼。

    到了楼上后,四处无人,在胖不断的追问下,朱平安才淡淡的说了一句,“多备金银至其家,保你科考一关无恙。”

    刚才楼下人多,不好说出来,现在到了楼上就自己和胖两个人,声音也小,也不怕什么隔墙有耳,所以朱平安也就淡淡说了出来。

    “哈?”

    胖听到朱平安揭露的答案后,嘴巴吃惊的能吞下一个拳头,怎么回事啊,刚才你还不知道我们的提官已经换成赵大人了,现在你才听说赵大人的名字,你就出主意说让我送金银过去贿考。你这不是信口开河,夸夸其谈嘛。

    “今天早上我去外面看书,遇到了赵大人家的马夫,飞扬跋扈......差点撞了我。”朱平安坐在桌上,倒了一杯茶,喝了一口慢慢说道。

    “那跟你的建议有什么关系?!”胖吐槽不已。

    “因为快撞到我,所以我看得很清楚,赵大人的马车可不一般,促榆树做的,勾兑了香料,而且马车帘布都是用的丝绸做的,金线描边,上面坠饰也是价值不菲......”朱平安勾着唇角淡淡的说。

    其实不管早上自己遇到的那个赵大人的马车,是不是这个赵华赵大人都无所谓,这都是自己说服胖的一个借口而已。反正历史上的赵华使出了名的贪财,这个赵华可是贪财贪到致的主儿,这可是连皇帝的财都狠捞的狠人,在科考上不贪才怪呢。科考后门的名额与其便宜别人还不如便宜胖呢。

    听到这,胖眼睛也亮了,“你是说......”

    “我说什么了,我什么也没说啊。”朱平安耸了耸肩,一本正经的说。

    “呵呵呵。我懂我懂,多谢朱兄了......”胖两个胖爪合十,不断地向朱平安表示谢意。

    “科考可以如此,乡试可就行不通了,趁乡试前的这段时间你还是多看看书吧。”朱平安喝了一口茶后,正色的对胖薛驰说道。

    科考是因为由提官主持。确定参加乡试合适人选的考试。选拔生员参加科举考试的权利,完全是在提官个人手上的。乡试可就不是了,乡试可是由朝廷选派翰林内阁士赴各省充任正副主考官,主持的,几乎容不得沙。

    “朱兄放心。愚兄一定头悬梁锥刺股......”胖布拉布拉的保证了一大堆屁话。

    “你好自为之吧,我还要看书。”朱平安将茶杯放在了桌一边,淡淡说道。

    “好好,愚兄我也回去好好准备准备。”胖也识趣的告辞了,迫不及待回去准备送礼的事去了。距离科考时间也不多了,科考名额本来就不多,为了公平其见,留给走后门的名额更是少之又少。送礼得尽快,免得被其他人抢先了。

    下午的时间,朱平安就在房间里伏案练习八股和策论。自己写一篇,从脑海里将以往看过的类似状元卷翻出默写一遍,对比查找不足,然后在进行修正和提高。最好,再将这些状元卷焚毁,这些还未曾出现过的状元卷。本就不应该出现在这个朝代,朱平安也不想给人留下什么把柄。小心谨慎才能更好的在这个朝代适者生存。

    第二天一大早,走在外面还能看到天上的月亮。挂在天空上的月亮,多么羸弱多么苍白多么无力,像大病初愈者的脸庞,泛着淡然的白光,很婉约,像李清照笔下的宋词。

    在清凉的月辉下,朱平安夹着一块黑木板,斜挎着书包,慢悠悠的从客栈往往日自己惯常练字的树林走去。

    在朱平安尚在秦淮河边往竹筒里灌水的时候,秦淮河对岸的一个房间被轻轻的推开了一个缝隙,一位十七八的少女从缝隙往外看去,依稀可以看见秦淮河岸边有一个模糊的身影。

    少女看后便将窗户轻轻关上,蹑手蹑脚的去梳妆台前快快的给自己补妆,又是描眉又是画眼线,睫毛也用小夹小心的拉长,胭脂水粉都是用的以往舍不得用的十多两银一盒的,末了又取出一条红纸,放在唇间轻轻含住,将唇角染红......

    镜中,一位少女含羞带春,盈盈一笑。

    收拾妥当后,少女披着轻纱的衣服便蹑手蹑脚的往外走去,开门时发出轻微的声音,惊动了床上躺着的另一位少女。

    “姐姐,你要干嘛去?”

    床上睡眼朦胧的坠马髻少女揉着眼睛,迷迷糊糊的看着开门的少女半睡半醒的问道。

    “姐姐......姐姐出恭一下,妹妹接着睡吧,今日我们可以睡个懒觉的。”在门口的少女轻声哄道。

    “哦。”梳着坠马髻的少女便又躺下接着睡了,昨晚姐姐跟自己聊了好久,睡得好晚,现在还困的不行呢。

    见床上的少女重新睡下,门口的少女舒了一口气,便又轻轻关上门,轻手轻脚的下楼,只往秦淮河对岸走去。

    朱平安在树林中,正聚精会神的练字,丝毫没有发觉一个披着轻纱的少女正往这边走来。

    “周公?”

    在朱平安练字正入神的时候,忽地一声略带探究的娇滴滴的女声传来,将朱平安吓了一跳,抬起头更是吓了一跳,白衣女鬼?

    “还真是恩公呢,狐儿还以为看错了呢。”朱平安眼中的女鬼一只纤纤玉手捂着樱唇发出一串娇笑,水汪汪的大眼睛里满是。

    “你是?”朱平安眯起了眼睛。

    “周公真是贵人多忘事,当日你还给我们姐妹写过白狐呢,公可真是才华横溢,托了恩公的福,我们姐妹才能在选花魁时得了探花,我们姐妹日比以往好过多了呢。”十七八的少女一边说着,一边往朱平安身边走去。

    哦

    原来是她们,朱平安这才想起了那回事。

    “呀,公都流汗了呢。”少女走到朱平安身边忽地娇呼一声,便从怀中取出一块带着体香的秀帕往朱平安脸上擦去。

    流汗?

    开什么玩笑,大清早的还有些凉意呢,怎么会流汗。

    还有话说,这手帕香味也刺鼻了,朱平安下意识的就扭过了头,避开了少女伸过来的纤纤玉手中的手帕。

    少女脸色红润欲滴,收回纤纤玉手,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朱平安,娇嗔道,“恩公躲什么,,还能吃了恩公不成。”

    不是吧

    朱平安看着少女这含羞带春的模样,一时间无语了,搞个毛线啊,哥们还小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