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一百八十五章 一人姓严,一人姓张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readx();    昨晚淅淅沥沥的雨,在朱平安第二篇平倭策末尾收笔的时候就已经停了。←頂點小說,x.

    清晨,洗漱后的朱平安推开窗,一股清新的空气,象是被水过滤了一般,挟着不知是雨珠还是雾珠的朦胧,扑入怀中,一扫昨夜疲惫,精神焕发。

    朱平安从书桌上将字帖及一卷手抄书册放入斜挎的书包中,然后从包裹里取出母亲陈氏来时做的油饼,不过两天多的时间,油饼已经有了淡淡的酸味。不过想到母亲连夜烙制油饼的身影,朱平安还是将这剩下的两张油饼并一些腌菜用纸包起来,夹着黑木板,一起带到了楼下。

    在大堂要了一碗粥,就着油饼和腌菜,吃了一干二净。

    吃过早饭,朱平安斜挎着书包,夹着黑木板,和往常一样慢悠悠的往秦淮河岸走去。

    因为前几日的大雨,秦淮河水涨了很多,没过了一阶石阶,朱平安从书包里取过竹筒盛了河水,便往往日惯常练字读书的那个树林走去。

    秦淮河对岸一位梳着坠马髻,穿着异常华丽的少女起床后打开窗户,然后忽地激动了起来,伸出纤纤玉手扯了下身旁正在梳妆的十七八少女,指着窗外秦淮河对岸,有些激动的说道:“姐姐,你看那个身影是不是恩公啊?”

    旁边正在梳妆的少女闻言,放下手中的胭脂,忙往窗外看去,可是视线中却只有来来往往的画舫,并没有什么人的身影。

    “好妹妹,快不要再骗姐姐了。前两次我们可都认错了。那样温润如玉的公子,可不是我们能妄想的。”梳妆少女有些失望的从窗前转身。劝导旁边的少女。

    “可是,可是姐姐。我刚才好像真的看到了。”梳着坠马髻的少女鼓起了嘴巴。

    “你前两次也是这么说的......”十七八的少女嗔道,然后拉着坠马髻少女坐在梳妆台前,给她梳妆起来。

    落叶铺满了整个树林,看不到地面,就连往日练字的石头上也都盖满了落叶,不过树林中空气却是极好的,清新混合着泥土的芬芳,提神醒脑。

    朱平安捡了一根树枝,将石头清扫干净。将黑木板放在上面,在另一边的小石头上垫了一块厚厚的粗布,坐在上面练起字来。朱平安现在写的字已经有自己的风格了,放到现在书法比赛,绝对是一等奖的水平。

    慢慢的,东方的出现了红晕,太阳升起来了。

    阳光透过树林的间隙照在了俯身练字的朱平安身上,给他渲染了一层淡淡的金边。

    “好字,好字。”

    身边冷不丁的一嗓子。将正在练字的朱平安吓了一跳,抬头便见到一位道人装扮的老者,正站在自己身边,对自己写在黑木板上的字。赞不绝口。

    这老头虽是一头白发但却面色红润,神态飘逸,头戴紫阳巾,身穿八卦衣。衣袖在徐徐清风中飘飘然......浑身散发着一股老神棍气息。

    尼玛,这老神棍啥时候来的?

    朱平安被这老神棍冷不丁的一嗓子给吓的差点没把手里的毛笔扔出去。缓过神后,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个老神棍。微微撇了撇嘴,这老道装扮到还挺像回事。

    “咝......”这老道在朱平安抬头后,便发出这么一个声音。

    你是道士还是蛇精啊!咝个毛线啊!差评!

    朱平安在心里吐槽了一句,看着老道惊诧的表情,腹诽了一句,这老道下一句不会是说,骚年,我看你面相惊奇,天堂饱满,必非凡人啊.......

    下一秒,老道的声音响起

    “这位公子,我看你面相颇为不凡啊......”

    还真是,几百年来怎么都是一个套路啊。

    朱平安一个没忍住笑了起来,“道长一卦需钱几何啊?怕是让道长失望了,小子囊中羞涩,两袖空空,可是给不了道长卦资了。”

    “贫道只问缘,不问钱。”

    老道看着朱平安摇了摇头,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捋了捋长须,浑身的神棍气息散发到了极致。

    “这位公子似乎并不相信贫道之言?”老神棍淡淡问了一句。

    朱平安起身,拱了拱手,一脸诚恳的点头道:“不瞒道长,小子并不信此道小子随身只有些许铜板,权当请道长用顿早膳。小子还要攻读备考,失礼了。”

    朱平安说着从书包里取出了十几枚铜钱,递给面前的老道,示意老道拿着钱去吃顿早饭,也别打扰自己看书了。

    然后,事情有些出乎朱平安意料了,这老道还挺有职业操守呢,竟然摇着头拒绝了,看都没看朱平安递过去的铜钱,嘴里还念念有词:

    “头为诸阳之尊,面为五行之宗,列百脉之灵居通五脏之神路,惟三才之成象,定一身之得失。少年面相不同凡响,这等面相,贫道只见过两人。”

    老道说着,还一脸神棍气息的伸出两根手指。

    朱平安对老道说的两人一点都不感兴趣,只想着赶紧送走这尊老神棍,自己好早点看书。

    “道长还是切莫泄露天机。”

    如果按照常理的话,朱平安肯定会问老道两人是谁了,不过朱平安此时只想着多看会书,根本不按常理出牌。

    朱平安话都说到这程度了,老道依然是那副云淡风轻的老神棍气息,一点都没觉得尴尬,“无妨,公子不信贫道也无妨。说实话,贫道却也是有些不信,公子的面相比贫道之前见得那两人还要不凡。”

    这老道还赖上了?

    朱平安看了看手里抄写的书册,有些无语。

    老道注意到朱平安手上的书册了,却是面带微笑的摇了摇头,一开口都是神棍味。

    “此书可配不上公子面相。”

    闻言,朱平安更是无语了,自己这书抄写的可是朱熹版四书五经,自己一介寒门子,就靠这个考科举呢。刚才你还说我面相不同凡响,不靠这个考科举,拿什么不同凡响,自相矛盾......

    话说这老道不是忽悠自己买书的吧。

    朱平安才有这想法,就看到老道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了两本褶皱的厚书,很是神棍的递给自己。

    还真是!朱平安无语了。

    “这两本才配得上公子面相。”老道说着,便将两本说放在了朱平安手里。

    强买强卖?

    不过接下来事情却是出乎了朱平安的意料,还未等朱平安说什么,这老道将书放在朱平安手中后,便飘然而去。

    “贫道所见两人,一人姓严,一人姓张......名山已有虎,稚虎入山林,公子好自为之吧。”(未完待续。。)

    ps:  这些天太累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