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一百八十章 要不咱不考了吧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恩科考期公布了之后,科考估计也就快了。

    朱平安学习的重心也就放在了科考之上,科考是按照县学、府学的课程来的,《四书》、本《经》、《性理大全》、《朱子纲目》为中心,礼、乐、书等都不再看了,科考都不考礼乐书。科考的题型大体也是经、书、义、表、策等,哦,有时还会要求成员背诵。朱平安针对以上内容和题型,针对性的练习。

    除此之外,朱平安学习强度也比以前加强了很多,早晨比以前早起来大约半小时,晚上也比以往晚睡半个小时。

    虽然科考是提学官一般是由提学官至每县、府主持的,但是有时提学官也会采取“吊考”和“类考”的方式,“巡行劳苦,独高引日月。至大比,独委府、县类考而合试之。”吊考,是指提学官按临一府,将别府生员调至这府来进行考试。所谓类考也就是提学官现行委托县府官员对生员进行考核,然后再送至省城,由提学官进行考核。吊考会使生员跋涉苦不堪言,而类考因为由县府官员现行考核,所以又容易滋生**。理想的科考方式还是由提学官按期亲临主持的。

    朱平安在学习复习之余,也接着上次给腹黑少女讲的《倚天屠虺记》,写了几千字,虽说占用了不少时间,不过权当练字了。

    母亲陈氏也是变着花样的给朱平安做好吃的,炖、煮、蒸、炸、煎、腌、煮......十八般武艺全都上了,每顿都让朱平安吃的饱饱的,唯恐营养跟不上。

    “彘儿。要不咱不考试了好吧?”

    一日,陈氏在饭桌上看着朱平安,忽地开了口。

    不仅是正吃的欢的朱平安怔住了,就连一旁的朱父和大哥和朱平川都怔住了。

    母亲陈氏前些天可是撒着欢四处给人吹嘘说自己儿子要去考举人了,那积极性比朱平安都高很多。陈氏爱显摆。不管朱平安能不能考上,单单去考举人,这简单的去考举人就够陈氏显摆的了。

    所以,现在陈氏突然说的话,才让众人诧异。

    “咋了,娘?”朱平安咽下嘴里的鸡肉。很是诧异的看着母亲陈氏问道,不解。

    母亲陈氏很是心疼的看着朱平安,“娘看你学习太累了,这些天娘变着法的给你做好吃的,可是不仅没把你吃胖。娘都眼瞅着你瘦了一圈了。咱不考了吧。”

    闻言,朱平安被母亲陈氏浓浓的母爱给感动的哭笑不得。

    “男孩长那么胖干啥。”朱父咬了一口肉饼,不在意的随口道。

    然后

    朱父这句话就惹了马蜂窝了。

    “朱守义,不是你身上掉下的肉,你当然不心疼!”母亲陈氏一下子将筷子放在了桌上,使劲的瞪着朱父,然后就看到了朱父手里的肉饼,然后就一把从朱父嘴里夺了下来。“这肉饼是给彘儿和大川做的,没你的份!”

    然后,母亲陈氏便将缺了一角的肉饼放在了朱平安面前。

    咳咳咳。看着被朱父咬了一口的肉饼,朱平安苦笑不得。

    “娘,我是在长个呢,肉都长在个子上了,你看,儿子这几天个长了不少呢。”朱平安说着从桌上站起身来。用手在头顶上比划两下,表示自己个长高了。

    “哪能长那么快。”母亲陈氏被朱平安这么一打岔。心情好了很多,哭笑不的嗔道。

    “彘弟。真的长高了。”大哥朱平川也适时的开口,说的是真心话,感觉二弟这两天是真的高了呢。

    “真的?”母亲陈氏眼睛亮了,自己这个大儿子可是跟他爹一个德行,不会扒瞎话的。

    “真的。”

    朱平安和大哥朱平安异口同声道。

    然后,母亲陈氏的心情才好了很多,也不再提让朱平安不考试的话来。

    朱平安适时的将缺了一角的肉饼,重新放在了朱父的碗里。

    朱父看看肉饼,看看陈氏,楞是没敢开口。

    “看啥看,吃你的饼吧,你咬过的谁还吃啊。”母亲陈氏看着朱父翻了一个白眼,嗔骂道。

    听了陈氏的嗔骂,朱父才咧着嘴憨笑着吃了起来。

    “瞧你那出息!”母亲陈氏没忍住笑了。

    饭桌上的气氛一下子和谐了,一家人美美的吃起了早餐,这些年朱家的生活水平是眼瞅着的提高,朱父赶牛车收获颇费,大哥朱平川在山里也多有收获,母亲陈氏针线活也经常能贴补一下家用,去年朱父又在下河村置了十亩水田、十亩旱田,再加上原先的田地,现在朱家也算是村里的富庶之家了。

    尤其是朱平安考上秀才后,朱家在下河村的地位也提上了很多,现在母亲陈氏出了门,都是别人抢着打招呼,让母亲陈氏每天都是乐呵呵的。

    大哥朱平川的婚事也是稳当当的,就等着腊月多赢取娟儿姐进门来,对这个大嫂,朱平安常年温书,倒是素未蒙面,不过听人说倒是蛮好的。尤其是大哥,对这个大嫂满意的不能再满意了,经常变着法的接近人家,以前大哥的老丈人还是常阻碍的,不过自从朱平安中了童生尤其是中了秀才后,大哥的老丈人不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偶尔还会主动出门逛两圈。

    总之,朱家一切都是蒸蒸日上。

    相对于朱平安一家,老宅朱家倒是有些酸酸的,虽说祖父朱老爷子和祖母出门别人也是恭维,可是总能感觉到村人恭维中是有些取笑的。

    朱老爷子经常在院子里叹息,当初如果不是将老二一家分出去,那该多好啊。

    “听老二家说彘儿又要去考举人了。”祖父坐在椅子上没头没尾跟摘菜的祖母说了一句。

    “八字还没一撇呢,老二家说的都跟考上了似的。”摘菜的祖母撇撇嘴。

    “你懂啥,能去考举人都是了不得了。”祖父吧嗒了一口烟。

    “你少抽点吧,昨晚都咳嗽多久了。”

    祖母闻言怔了好久,抬起头看到祖父又点了一锅烟,不由放下手里的菜劝阻道。

    “就抽两口。”祖父扁了扁嘴。

    朱家老宅里又恢复了安静,只有鸡鸭猪的哼叫声。(未完待续)

    ps:今日我会尽力多写几章,初步预计在四章左右,希望大家有月票的多投几张,拜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