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一百七十九章 恩科期已出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朱平安,你可以进来,但是那只死肥猪不许进来。”

    就在朱平安一脸蛋疼的看着某只红鼻子胖子的时候,书房的门打开了,腹黑少女李姝从门内探出脑袋来,不情不愿的撅着嘴巴对朱平安喊了一声,满脸都是不情愿。

    “要不是爹爹临走时交代书房紧着你用,我才不会让你进来呢!”腹黑少女撅着嘴巴,向着朱平安翻了一个白眼。

    某只被门夹了脑袋的胖子,闻言,猥琐的小眼神又亮闪闪的探究的在朱平安和腹黑少女之间来回扫。

    “那你在外面等我会。”

    本来朱平安还不想丢下胖子一个人进去呢,不过看到胖子这副德行,立马留下一句话,拍拍屁股走人了。腹黑少女虽然板着一张臭脸,但是人家颜值高啊,总比看胖子这一脸猥琐要好得多,更何况自己本来就是要来还书借书的,还是实际点好。

    朱平安进了书房还了书,又快速的借了两本书,准备离开时被腹黑少女拦住了。

    “有事?”朱平安看着腹黑少女问道。

    “废话,没事干嘛拦你!”腹黑少女一脸鄙视,“下次你再来借书,必须给我带五千,不,至少六千字的故事才行,要抄写的,字体要工整,就当给你练字了。”

    腹黑少女说完,便眼睛眨都不眨的看着朱平安,等着朱平安的回答。

    “好,我尽量。”朱平安点了点头。

    “什么叫尽量,是要一定!”腹黑少女不满,露出了小虎牙。

    从李家返回朱平安家的路上,胖子一张胖脸全是八卦表情啊,张口闭口就问什么书房是你们幽会的场所啊,你们在书房那么久干什么了……

    “你真是生错年代了。”朱平安瞥了满脸八卦的胖子一眼,淡淡的说。

    “哈?”胖子不解。

    “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朱平安摇了摇头,故作神秘。

    “呵,你就是在转移话题,话说你们在书房……”胖子又开始八卦了。

    蛙声,鸟鸣,还有胖子的八卦声响了一路……

    及至傍晚的时候,下河村的里正领着两个年轻人抬着米面油肉等进了朱平安家的大门。

    “里正,你这是干啥?”朱父闻声从房间出来,看到里正及两个后生抬的东西,很是吃惊。

    “朱老弟啊,这可不是我要干啥,是县里给你们家老二按例调拨的廪生补助。”

    里正满脸带笑,挥手示意身后的后生将东西放到朱平安家的院子里。

    “这东西可真不少啊。”母亲陈氏从房间里出来,看着两个后生抬的米面油肉等,不住的咂舌,这可是有一袋米、一坛油、一小袋面粉以及一大块肉呢,够吃好久的了。

    朱平安和胖子以及大哥朱平安随后走了出来,里正看到朱平安后,便笑着拱手恭喜道,“还没向朱公子道喜呢,圣上隆恩浩荡开了恩科,朱公子又可一试身手了。”

    “哦,差点忘了,这是县里发到镇上的,镇上要我一并转交朱公子的。”里正说着说着,拍了一脑袋,从袖子里掏出一张盖着印章的红纸,递给了朱平安。

    “谢过里正了。”朱平安接过红纸,拱手道谢。

    “哪里哪里,顺个路的事。”里正摇着手,满脸都是笑容。

    里正在朱家院子里寒暄了一会便离开了,朱平安打开手里的红纸,发现上面是本次恩科的具体消息,前面是一大堆麒麟啦等等之类歌功颂德的话,后面是恩科的具体时间,十一月初四。

    十一月初四?

    乍一看到这个时间,朱平安是有些疑惑的,因为四这个数字在我们国家一直以来都是一个不吉利的数字,在民间都忌讳的很,更不用说朝堂之上了。不过,在想一想嘉靖帝的为人后,朱平安也释然了。

    嘉靖帝可是钟爱于炼丹修仙的,在一些吉凶上也喜欢求神问仙,方式也很特别,将问题写在纸上,密封起来,有太监交给道士,由道士烧给神仙,接着呢在沙盘上架起两根树枝,由两个太监用手指按住树枝,神仙显灵时两个太监闭上双眼按着树枝在沙盘上一通乱画,然后嘉靖帝根据沙盘上显示的“天书”来研读神仙的旨意。

    搞不好,这个十一月初四就是从这种方式来的。

    胖子看到时间后,如火烧屁股一样,嗷的一嗓子叫了起来,“怎么是今年,我还以为会是明年初呢,那我岂不是要回去准备科考了?”

    胖子口中的科考指的是在大比之年,嗯,也就是乡试前一年,由提学官主持的从生员、监生等中选拔参加乡试的考试,一般是岁考之后再由提学官主持科考,不过朱平安他们特殊,乃是今年生员,所以只需参加科考便可。科考等第分为六等,一般而言提学官多给三等,三等以下是很少的,甚至是没有。科考的一、二等方可参加乡试。

    胖子之所以这么紧张是因为科考录取一、二等,也是有名额的。每个县、府都是有固定名额的,如果没记错的话,本朝再过五六年左右才会根据往年乡试录取名额按比例限制。

    整个南直隶大约有两千三四百人左右的名额,分配到各县,大约每县只不过十人左右,只少不多。每县至少都有上百名秀才,能去参加乡试的仅有不过十人左右。

    就连乡试的资格考试都很难是不是,不过按照惯例的话,案首都是稳稳的能通过科考参加乡试的。

    所以,朱平安对此倒不是很担心。

    很快,前天送胖子来下河村的护院也赶着马车来了,他是得到了凤阳府胖子家连夜快马送来的消息,让胖子赶紧回家准备科考的。

    胖子是依依不舍的离开朱家啊……

    “干娘,那腌黄瓜……”不得不说,胖子依依不舍的方式也很特别。

    “干娘给你一整坛。”母亲陈氏从院子里抱了刚腌好的一整坛放到胖子马车上,也打心眼里喜欢这个在朱家住了没几天的胖嘟嘟的干儿子。

    “那多不好意思……”胖子嘴里这么说着,手上可不慢,三下五除二就把母亲陈氏放到马车上的一证坛腌黄瓜划拉到马车里面去了。

    “有啥不好的,几天就能再腌一坛。”母亲陈氏不在意的挥挥手。

    “干娘,那干蘑菇……”胖子指着院子里的干蘑菇又依依不舍了,昨晚干娘用蘑菇炖的鸡汤可是太好喝。

    “干娘给你装起来……”母亲陈氏大方的很。

    “干娘,那……”胖子收了蘑菇,又依依不舍起来了……

    “有完没完,好歹给我留点!”朱平安上前一把将依依不舍的胖子按进了马车里。

    朱平安的动作惹的陈氏笑骂不已,又从家里拾掇了好些胖子爱吃的东西一股脑的塞到了胖子的马车上,将胖子乐的直冲朱平安挤眉弄眼。

    “幼稚,也别光顾的吃和睡,多看点书,省的科考乡试丢人。”

    朱平安对胖子幼稚的举动,不屑的吐槽。

    “胖爷会丢人?你等着刮目相看吧。”胖子昂着胖脸,坐着马车呼啸而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