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一百七十五章 赐字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再从房间出来时,朱平安已经除去深衣,换上了圆领澜衫,走到院子中,等待孙老夫子接下来的动作。

    “以岁之正,以月之令,咸加尔服,兄弟具在,以成厥德,黄耇无疆,受天之庆.”

    孙老夫子又念了一段词,然后将朱平安头上的帽子取下来,给朱平安换上四方平定巾,然后示意朱平安去给刘川闻、张放翁等人去斟酒。

    在古代倒酒也是很讲究的,朱平安走到刘川闻等人桌前拱了一礼,然后从年纪最长的刘川闻开始倒酒,站在其右侧,右手持酒壶,左手持酒杯,斟完一杯后,将酒壶稍收高后顺手往后轻轻一旋,以免酒水溢出滴到桌面或客人身上。

    倒酒时,朱平安也憨笑着说着感谢的话,差不多就是感谢能来观礼之类的话。

    倒完酒后,刘川闻端起酒杯走出座位,来到朱平安跟前,满意的看着朱平安点了点头,然后面向北祝词曰:“旨酒既清,嘉荐令郎,拜受祭之,以定尔祥,承天之休,寿考不忘。”

    朱平安长揖到底,然后直起身双手接过刘川闻递来的酒杯,拜谢,浅饮一口,将酒杯放到另一侧的桌上。

    之后,其他人也一一出席,手持酒杯作了祝词,朱平安一一长揖拜谢,重复刚才的步骤。

    这些程序刚走完,院子里严肃的气氛便一下子去了一干二净,张放翁等人和孙老夫子开起了玩笑。

    “呵呵,孙兄得此佳徒,真是令我等羡慕不已啊。”刘川闻捋着长须,笑言。

    “就是,孙兄可真不厚道,当初童生试前,孙兄还藏着掖着,说什么凑数长经验的话,结果倒好。从县试、府试到院试一路过关斩将,如入无人之境,当着一众童生的面摘得安庆府案首之位。你可真是老谋深算啊……”

    “见者有份,佳徒共享之……”

    几人的玩笑话。却是让孙老夫子老怀大慰,笑的合不拢嘴,不断摇手道,“仁兄说笑了,孙某又怎会藏着掖着。当初确实是抱着让平安涨涨经验的想法,可是结果却也是大大的出乎我的意料啊。”

    “孙兄不仁厚,当罚酒一杯。”刘川闻摇头不信。

    孙老夫子苦笑着不知道怎么解释了,前些时日自己已经解释了不止一次了,但是没有人信啊,所以孙老夫子只好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孙兄,平安郎的表字可想好了?”张放翁看着孙老夫子喝了酒后,询问道。

    话音刚落,那边刘川闻便笑了。“张兄真是多此一问,如若表字尚未想好,孙兄焉能请你我等人到此观礼。”

    “哦,也是,呵呵呵,是我再见到平安郎如此璞玉,一时有些喧宾夺主了,呵呵。”张放翁笑着摇了摇头,有些羡慕的看着孙老夫子说,“如若表字取得不好。我等可不会袖手旁观。”

    孙老夫子捋须,笑而不语。

    在刘川闻等人的催促下,孙老夫子才将朱平安的表字公布了出来。

    “礼仪既备,令月吉日。昭告尔字,爰字孔嘉,髦士攸宜,宜之于嘏,永受保之”孙老夫子挥手将朱平安唤到跟前,按照冠礼程序劝勉道。

    孙老夫子的这句话大体就是。加冠礼仪已行齐备,在这善月吉日,宣告你的表字。表字十分美好,正与俊士相配。取字以适宜为大,禀受永远保有它.

    听上去跟在外国教堂结婚时,教父说的那样,xxx你是否愿意迎娶你身边这位漂亮姑娘做你的妻子,爱她、安慰她、尊重她、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在以后的日子里,不论她贫穷或富有,生病或健康,始终忠诚於她……

    “平安虽不敏,敢不夙夜祗来。”朱平安恭敬道。

    孙老夫子满意点头,然后继续说道,“汝虽年幼,然性情踏实稳重,淳朴而忠厚,聪慧而不奸猾,赐汝‘厚’字,愿尔保持本性。”

    说到这稍微顿了下,孙老夫子又接着说:“然‘厚’而莫忘进取,子曰:学而优则仕,周礼爵分五等‘公、侯、伯、子、男’“男”排末位非表字良选,头等的“公”锐气太盛,取‘子’为汝表字,往汝莫忘进取。汉之司马迁字字长,唐之杜甫字子美,宋之苏轼字子瞻,皆为汝之楷模,汝当见贤而思齐也。”

    “故今赐汝表字‘子厚’,望汝莫负此字。”孙老夫子神态严肃而认真,眼神里对朱平安寄予厚望。

    子厚

    朱子厚

    以后这便是自己惯用的称呼了,朱平安长揖到底,拜谢恩师赐给自己表字。

    在古代取表字除了实际,还要注意避讳,当然,孙老夫子取的“子厚”,这两个字是没有犯避讳的。

    明代的避讳制度非常奇怪,有时候严格的莫名其妙,有时候却又宽松到让人无法相信的地步。太祖朱元璋字国瑞,是明代皇帝中唯一一个有字的,表字的这两个字都是民间需要避讳的。后面的皇帝避讳则只是名字的最后一个字,二代,允炆,避讳炆;三代,棣,避讳棣;四代,高炽,避炽;五代,瞻基,避基;……十代,厚照,避照;当今十一代皇帝明世宗朱厚熜,避熜。所以,孙老夫子给朱平安取的表字“子厚”并没有犯避讳。

    “子厚,好字,孙兄对令徒真是寄予厚望也。”刘川闻捋须对着孙老夫子感慨道,然后扭头问张放翁,“张兄,观此字若何。”

    “大善。”张放翁以手轻轻击案,赞不绝口。

    “子厚,汝当再接再厉,莫要为一时之成功遮住双眼,莫要辜负令师一番心愿。”另有一人劝勉朱平安道。

    “子厚自当再接再厉,不负恩师所望。”朱平安长揖道。

    不知何时,师母已经做好了饭菜,出了房门呼唤众人进入房内用膳。朱平安待孙老夫子及其友人都进了房间后,才进入房间,在最下首落座。

    看着满桌的饭菜,朱平安心里不由对孙老夫子以及师母充满了感激之情。

    此次恩科,自当蟾宫折桂,不负恩师及师母所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