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一百七十四章 加冠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何为中二青年,就是极度自以为是,不知放弃为何物的存在。+,

    李家老三对刚才的失利仅仅沮丧了片刻,便又斗志昂扬的继续跟朱平安较劲起来,将他认为非常难得问题一个个的抛出来为难朱平安。

    诸如字谜:“上头去下头,下头去上头。两头去中间,中间去两头。”

    这些字谜朱平安早就在网上看到过,所以想都不用想就可以给出答案来。

    “是‘至’,因为‘至’的上头是‘去’的下头,‘至’的下头是‘去’的上头。‘至’的中间是‘去’的两头,‘至’的两头是‘去’的两头,‘至’的两头是‘去’的中间。”朱平安也是装作思考了片刻,才淡然的给出答案,而且还将答案给解释了一遍。

    不过这已经大大出乎李家老三的意料了,以至于李家老三又绞尽脑汁想了几个问题为难朱平安,不过可惜的是,没有一道问题能难住朱平安的。

    最后无奈,李家老三只得出了一个近乎耍无赖的题目:“如果你跳进一个大坑里,很深,而且里面也没有任何人,坑壁很滑,也很结实,用手挠不动,徒手根本爬不上来,可是你手上有没有任何工具,绳子刀子等等任何东西都没有。坑外也没有人,坑里面什么也没有,你怎么办?”

    李家老三将所有能设想到的有利方面全都去除了,说完后很是自得的看着朱平安。

    “可以游泳吗?”朱平安淡淡问道。

    “坑里又没有水,我刚才说了。坑里什么都没有。”李家老三再次强调道。

    “我可以用手在脑袋上掐破一个洞,让水流出来。那样我就可以游泳漂起来,然后从坑里出来了。”朱平安一本正经的说道。

    李家老三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的。“脑袋里怎么可能有那么多水!”

    “我脑袋没进水,我干嘛跳下去?”朱平安瞥了李家老三一眼,淡淡的说道。

    李家老三

    最后,还是腹黑少女李姝搬出李大财主的名头才将李家老三从书房权赶出去。

    “多谢李姑娘解围。”朱平安拱手向腹黑少女道谢,如果不是她将她哥从书房赶出去,估计他哥还得弄出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来为难自己。

    “自恋,哪个给你解围了,我只是怕我三哥生气毁了我的书,哼。”腹黑少女四十五度仰望天空。末了还傲娇的冷哼一声。

    还真是一个问题少女。

    从李家又借了两本书回来,因为恩科临近,所以看杂书的念头先放在了一边,这次借的两本书都是跟乡试有关的书,准确的说一本策论一本八股。

    家里人都在为恩科的消息而兴奋,至于朱平安能不能考上就不是家里人考虑的地方了,反正就是为恩科而兴奋着。

    第二日一大早,朱平安便穿着师母给做的衣服,从家里往上河村恩师家走去。

    师母给做的衣服很合身。衣服用淄布作是四衩衫,朱红色的镶边,宽宽大大的活动很方便,四衩衫没有腰带。两襟有几个带子,可是系上。

    师母还给做了一双鞋,鞋子标准的名字叫采履。也就是彩色的鞋子,朱平安脚上这一双鞋是红边的鞋子。有点像绣花鞋,不过没有绣花而已。感觉怪怪的。

    在路上遇到的乡人,打招呼时都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朱平安,很是不解。朱平安解释说自己之所以这么穿是要去夫子家,加冠礼。

    冠礼?

    乡人不懂,什么冠礼不冠礼的,咱村里人不讲究这个。乡人大都是这种感觉,也不怪乎孙老夫子要自己去他家中加冠礼了。

    孙老夫子家还是和往常一样,夜不闭户,大门根本就没有关过,朱平安径直走了进去。

    “恩师早。”朱平安进门便看了孙老夫子,远远的便躬身行礼。

    “嗯,不错。”孙老夫子正在院子里收拾桌椅,摆放桌椅酒盏帽子头巾等等,看到朱平安一大早就过来了,满意的点了点头。

    朱平安想要上前帮忙,却被闻声出来的师母拉到了房中,不由分说便给朱平安重新换了一个发型,呃,很羞耻的总角造型,脑门两侧被师母绘作两个发髻,成环状,而且师母还用朱红色锦绦扎系成“紒”。

    在师母给朱平安换发型的时候,孙老夫子家便来客人了,都是孙老夫子的老友,包括当初朱平安考院试时一同做保的两个廪生,大约来了七八位人,带着笔墨纸砚等作为朱平安冠礼的贺礼彩头。

    他们都是被孙老夫子邀请来观礼的。

    朱平安便被孙老夫子叫到大门口,面向东,迎接孙老夫子的友人。孙老夫子笑着和友人打招呼,朱平安长揖相迎,孙老夫子的友人看着朱平安,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在门口和孙老夫子寒暄了两句,便跟着孙老夫子一起进了院子。

    师母沏了一壶茶,和茶杯一起放在院子外的桌上,便转身回了房间。朱平安拿起茶壶,一杯杯的倒好茶水,然后放在桌上。

    孙老夫子的友人进了院子,便就着水盆洗了洗手,然后便入座观礼。

    朱平安的加冠礼就正式开始了。

    “某之学生,若下河村朱守义之子朱平安,年渐长成,将以今日加冠于其首,谨以……”孙老夫子向观礼的友人,拱了拱手,开口道。

    “赞。”孙老夫子的友人颔首称赞。

    然后,孙老夫子便从桌上取了头巾,走到朱平安跟前,一脸严肃的劝勉道:“吉月令日,始加元服,弃尔幼志,顺尔成德,寿考维祺,以介毕福。”

    “多谢恩师。”朱平安跪谢恩师。

    孙老夫子顺势将头巾给朱平安戴在了头上,然后温声给朱平安讲,“汝且去房中,寻汝师母。”

    朱平安点头,起身,向一边观礼的人长长拱了拱手,便往房间内走去。

    “过来,去卧室把这些衣服换上。”师母慈祥的笑着,将一包衣服放在了朱平安手中。

    “谢过师母。”朱平安接过,憨笑着向师母表示感谢。

    “傻孩子,跟师母客气什么。”师母笑着催促朱平安快去卧室换衣服。

    冠礼比较琐碎,衣服需要换来换去的。走到卧室,朱平安看了下师母给的衣服,是一套深色的衣服,有一条锦带,还有一双黑色的布鞋。朱平安便把身上这套四衩衫脱下来,换上师母给的这套衣服。

    换好衣服,谢过师母后,朱平安再次走到院中。

    孙老夫子让朱平安站在院子里面南站了一会,才开始下一个流程。等朱平安站了一会后,孙老夫子又从桌上取了一个帽子,走到朱平安跟前,再次劝勉道:“吉月令辰,乃申尔服,谨尔威仪,淑顺尔德,眉寿永年,享受胡福。”

    朱平安跪谢恩师,孙老夫子将帽子给朱平安加上,然后又让朱平安会房中寻师母。

    冠礼好麻烦,朱平安在心里嘀咕。

    不过还是谨遵师命,再一次往房间走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