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一百七十一章 大好事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经过这个私房钱事件,母亲陈氏和父亲似乎更加恩爱了,就连晚饭的时候母亲陈氏都少见的给父亲夹了好几次菜。

    在家的日子是温馨和平淡的,白天早起练字从来没有中断过,练过字后朱平安便去附近不远的地方看一会书,然后回来享用母亲大人的爱心早餐。吃过饭后,看书温书抄书,一天也就这么平淡却又充实的度过。

    就这样,三天时间过去了,朱平安将从李大财主家借的书也都抄写完了,早饭过后,朱平安正准备从家里往李大财主家去还书的时候,大门响起了敲门声。

    朱平安斜挎着书包去开门,开门的一瞬间,却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恩师,您老回来了。”

    朱平安在惊喜过后,便第一时间长躬一礼,“恩师何时到家的,平安不肖,未能前去迎接恩师。”

    站在门外的正是朱平安的恩师孙老夫子,孙老夫子红光满面、精神矍铄,手持一个布包,含笑捋须,整个人仿佛都年轻了十几岁。

    “免了,免了。老夫是去也匆匆来也匆匆,习惯了。”

    孙老夫子在朱平安行礼的时候,便第一时间单手虚扶了一下。

    “恩师,快快请进。”

    朱平安坚持着一拱到底,才憨笑着起身,将大门打开的大大的。

    孙老夫子手持布包,走了进来。

    此时朱父已经赶着牛车出去有一会了,大哥也进山了,家里只有母亲陈氏在家。

    “他先生来了啊,快请坐。彘儿,好好招呼着。”

    母亲陈氏沏了一壶热茶,端到堂屋,便回到房间去了,将堂屋让给朱平安和孙老夫子。

    “有劳了。”孙老夫子客套道。

    “此次童生试,老夫颇为欣慰。”孙老夫子捋着胡须,满面红光。对朱平安在这次童生试中的发挥非常满意。

    “都是恩师教导有方,学生不过是适逢其会罢了。”朱平安憨笑着回道。

    “高中案首,仍可不骄不躁,老夫颇为欣慰。不过此次童生试,汝之表现却是当得起老夫的夸奖。”孙老夫子对朱平安在取得成绩后仍能不骄不躁,颇为欣慰,对自己这个一手发掘的的学生更是满意了。

    朱平安只得憨笑。

    “此次老夫前来,是有一桩大好事要告知与你。”孙老夫子看着朱平安。捋须而笑。

    大好事?

    呃

    会是什么大好事?像小说里那样看我年少有为,要给我介绍对象?可是孙老夫子家的孙女、外孙女都已经成家了啊,重孙女什么的现在估计刚会跑吧,也不合适啊。

    朱平安一时间不知道孙老夫子说的大好事是什么。

    孙老夫子看着自己这个得意门生茫然模样,老怀大慰,“今年适逢圣上即位三十年大典,又有言官报西北现麒麟巡山,圣上大喜,龙颜大悦,特旨恩科。”

    恩科?

    皇上要开恩科了。乡试原本三年一开,上次乡试去年刚考过,原先还以为要再等两年才能去参加乡试,没想到皇上要开恩科了,那岂不是意味着今年就可以去考乡试了。

    呃

    话说,恩科是啥时候考试啊?不会是赶到冬天吧,乡试可不像童子试,可是一连要在考场待好几天呢,想一想大冬天的就要在江南贡院憋狭的号舍蜗居数日不得出,就有些恐怖啊。

    孙老夫子看朱平安这模样。还以为朱平安欢喜坏了呢。

    “莫要兴奋过头,汝尚年幼,此次恩科,汝尽力而为即可。”孙老夫子端起茶杯。微微吹了吹,缓缓饮了一口,劝勉朱平安道。

    “哦,多谢恩师提醒。”朱平安拱手恭敬道谢。

    “嗯,汝虽年幼,然最令吾放心。”孙老夫子满意的点头。

    又过了一会。孙老夫子放下手里的茶杯,将放在桌上的布包往朱平安那推了一下。

    呃

    这是?

    朱平安有些不解。

    “汝虽年幼,然此次童生试高中案首,老夫颇为欣慰。此次又逢恩科,如无意外,汝定可前去。所以,老夫决定提前为你加冠,亦合礼也,此包内乃汝师母所赠,明日汝着此服来老夫家中,老夫为你加冠。”

    孙老夫子将布包推到朱平安身边后,将此行最主要的目的说了出来。

    加冠,这么快,不是成人才能加冠的吗。

    冠礼,是华夏民族嘉礼的一种,是古代中国汉族男性的成年礼。元朝时冠礼几乎被废,明朝迅速恢复了被破坏的华夏礼仪制度,冠礼实现了第二次复兴。明洪武元年诏定冠礼,从皇帝、皇太子、皇子、品官,下及庶人,都制订了冠礼的仪文,总的来看,明代冠礼比较盛行。

    当然,冠礼主要也是上层社会比较重视,山野乡村重视也比较少。不过作为读书人而言,冠礼也是非常重要的,大都是由长辈及师长加冠礼。下河村基本上没有几个加冠礼的,都不重视,所以孙老夫子才会自己负责给朱平安加冠。

    “谢过恩师,谢过师母。”朱平安结果布包,从桌上起身,长长躬了一礼。

    孙老夫子说完,又待了一会,给朱平安讲了些四书五经的要义,便离开了。朱平安一直将孙老夫子送到村口才回来。

    “快给娘说说,恩科是个啥?”

    朱平安刚进家门,就被母亲陈氏给拽住了,好奇又兴奋的问道。

    呃

    听墙角,不好吧,母亲大人。

    “寻常乡试都是三年一考,恩科,怎么说呢,就是朝廷有了大喜事,圣上特下圣旨加试恩科。就是多考一次,所以,儿子今年便可以去参加乡试了。”朱平安给母亲陈氏解释道。

    “乡试,又是啥?”母亲陈氏好奇心更浓了。

    “乡试就是秀才才能参加的考试,考上之后就是举人了。”朱平安接着解释起来。

    “举人是大官吗?”母亲陈氏兴奋的老厉害了。

    朱平安只好接着给母亲陈氏解释,不过母亲陈氏在听完朱平安对举人的解释后,就有接着问举人有啥好处等等。

    当听到朱平安将举人的优渥待遇一一道来的时候,尤其是听到举人就差不多一脚踏上当官的大门了,母亲陈氏便两眼放光的催着朱平安去读书了。

    “快去看书,好好看......”

    母亲陈氏不由分说的将朱平安推到了房间,让他去看书,朱平安只好斜挎着布包苦笑,话说刚才是准备去李家还书的,只好下午再去了。(未完待续。)

    PS:  好象是月票规则改了,有保底月票,有劳诸位书友帮忙投一下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