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一百七十章 私房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十多个账房坐了两桌,李大财主和腹黑少女李姝单独坐了一桌,包子丫鬟画儿在一边侍候着。

    朱平安被那位鬓发斑白的老账房请到了他那一桌,一桌人都是热情的很。虽然朱平安年纪轻轻,但是这一桌人却没有敢轻视他的,言谈之中也完全把朱平安放在了同等甚至更高的地位对待。

    李大财主出手大方,很多菜品都是在县城也不一定能吃得到,但是在这摆了满满的一桌子。

    色香味俱全。

    朱平安自然毫不客气,吃起来一点也不拘束,也没有村里人吃饭时那种没出息的感觉,看上去很和谐,完全没有违和的感觉。

    在吃饭的时候,李大财主忽然来了一句:

    “小朱公子,来我这,给我做个帮手可好。”

    吃的正香的朱平安,闻言,吃饭的动作顿了一下,抬起头看向李大财主。

    李大财主轻轻拍了一下桌子,对着朱平安伸出一把手,接着说,“你给我做帮手,一年我给你这个数。”

    “五十两?”

    一个账房诧异了一下,对于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来说一年收入五十两相当不错了,李大财主还真是大方。

    没想到李大财主闻言摇了摇头。

    “呃,不会是五两吧,太少了。”那账房语气有些怀疑,似乎颇为朱平安不值,认为朱平安绝对对得起五十两银子的身价。

    李大财主闻言笑着摇了摇头,开口道:“怎么会是五两呢,是五百两。”

    五百两?

    不少账房闻言纷纷倒吸一口凉气,还真是大方,羡煞旁人。

    李大财主话音刚落,腹黑少女李姝便摔了筷子,撅起的嘴巴都能拴一头牛了。

    “凭什么,我不同意!”腹黑少女李姝摆着一张臭脸。

    “姝儿乖”李大财主忙哄自家宝贝疙瘩去了。

    在众位羡慕嫉妒的账房的目光下,朱平安缓缓起身,向着李大财主拱了拱手。一脸歉意的开口道:

    “多谢李员外赏识,不过平安志不在此,还请见谅。”

    不知道为什么,朱平安这句话说完。便觉的那边的腹黑大小姐李姝仿佛放下了心中的一块大石头似的。

    至于嘛,不就是五百两银子嘛,这丫头小气的!

    也是,差点忘了,这丫头可是个拜金的!

    朱平安腹诽不一。

    这件事便不了了之了。之后,大家便谈笑间吃了起来,李家的厨子手艺不俗,饭菜的味道好的没话说。

    吃过这顿饭,外面夕阳已经西下了,朱平安便将选好的书放进了书包里,起身告辞了。

    复式记账法,账房们已经掌握了,接下来只需要按部就班的将其与几年的账本用这种方法核查就可以了。查出问题账来,自然有李大财主决定如何处置。

    所以。查账的事,朱平安便不再管了。

    暮色暗淡,残阳如血缓缓滑落,将西方的天空染得通红。在夕阳的余辉下,朱平安斜挎着书包缓缓往下河村走去。

    沿途遇到了从田地返家的乡人,朱平安也都一一打着招呼,只是村人一口一个小朱老爷的,让朱平安有些不适应。

    朱平安回到家的时候,父亲朱守义已经到家了,正在侍弄着家里的功臣大黑牛。朱父将大黑牛照顾得很好。一回到家,就把大黑牛身上的负担全都卸干净,又是刷毛又是端水喂水的,让大黑牛看到朱平安都是高昂着头。仿佛显摆他多受宠似的。

    母亲陈氏见朱平安回来,便关切的问在李家吃的好不好,账本麻烦不麻烦。

    看来李家的下人把事情说的很清楚。

    朱平安一一回答,又说刚吃过饭,晚饭就不要做自己的了。母亲陈氏却是不以为然的说,多做点有没什么。能吃就吃点,不能吃就不吃,反正家里还养着猪呢。

    世上只有妈妈好,朱平安看着母亲陈氏,脑海里回响的都是这首歌。

    父亲喂好牛后,去了一趟屋里,不一会从屋里出来了,“他娘,床底的我那双布鞋呢。”

    母亲陈氏闻言,轻飘飘的来了一句,“那双布鞋太旧了,都露两个脚趾头了,我给扔了。”

    闻言,朱父便着急的说,“扔哪了,旧的还能穿,露脚趾也没事,我坐牛车都是,能省就省,日子才能越过越好。我去捡回来去。”

    母亲陈氏挖了朱父一眼,一脸不善,“不用捡了,鞋里的钱我都拿出来了!”

    朱父

    朱平安闻言,不由多看了父亲两眼,不像啊,自己这父亲老实到木讷的程度,这么多年了,从来不知道父亲还有藏私房钱的心眼。

    母亲陈氏一脸冷气,眼皮眨也不眨的瞪着朱父。

    朱父脸都吓白了。

    父亲你就自求多福吧,谁让你藏私房钱还被母亲发现了呢,恕儿子不孝了。

    “呃,我先把借的书放到房间。”朱平安脚底抹油溜了。

    朱平安回到房间,便从窗后留意着外面的场景,若是事情不对,自己还得出去劝架,当然是拉偏架了,谁让父亲藏私房钱被母亲发现了呢。

    “咳咳咳,他娘,今,今晚吃啥?”

    窗外,朱父一脸尴尬的搓着手,半天才挤出一句话。

    “问我干啥呀,你朱守义守着小金库,自己买着吃去啊!”母亲陈氏阴阳怪气,唾沫星子喷了朱父一脸。

    朱父擦都不擦,只是尴尬的笑着,伸手去扶陈氏的肩膀,想要哄一哄陈氏,只是嘴张了半天,没说出几个字,“他娘,我,我”

    “你什么你啊,你有能耐了,都开小金库了!”母亲陈氏冷笑不已,一巴掌打开了朱父的手。

    “你说啊,你藏私房钱干啥,我少你的吃还是少你穿了?”母亲陈氏气愤不已。

    “我”朱父语结。

    “朱守义,你是不是觉的兜里面有几个臭钱,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母亲陈氏气的眼泪都快出来了,粉拳就往朱父肩上招呼,“你是不是攒钱去找哪个狐狸精呢,你说话啊。”

    朱父脸都红了,连连挥着手。

    “你还学会赖账了,朱守义,你”母亲陈氏气的浑身颤抖。

    “没,没有,他娘,我就想在你过生的时候给你个镯子,攒够一百文就送到镇上首饰铺了,我攒了好几个月了,到你过生的时候刚刚好,不信你可以去镇上张记首饰铺去问问”

    朱父见陈氏这么生气,也不顾等着到时候给陈氏惊喜了,连忙急着和盘托出。

    母亲陈氏闻言,生气时都没流出的眼泪,一下子喷涌而出,抱着朱父用力的拍他的后背。

    陈氏和朱父在一起这么多年了,自然能听出朱父说的是真话。

    朱父自然也懂陈氏,担忧紧张的的黑脸也舒展了,僵硬着手抱着陈氏,不哭不哭的哄着。

    花样秀恩爱

    朱平安又被秀了一脸,非礼勿视,转身坐下来开始抄书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