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一百六十六章 不好意思,让您贱笑了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书房内充斥着哄笑,还有不屑的目光。

    对此,朱平安只是拱了拱手,向着哄笑声最为密集的账房哪里,露出一个憨厚的笑脸,嘴里淡淡的说了句:

    “。”

    桌的账房还以为朱平安被他们戳穿了伪装,服软了呢,于是有的账房表现出一副长辈的嘴脸,说着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过而能改犹未晚也以后切莫如此不懂装懂之类的话;有的账房,摇着头苦笑;有的账房则是接着指摘,说什么乱弹琴之类的话……

    总之,账房们都是带着一股优越感。

    只有腹黑少女从朱平安的憨笑中看出蛛丝马迹,再听着他说道见笑时加重的语气,漆黑的眸转了下,便听出朱平安刚才那句话浓浓的嘲讽意味了。

    见笑,贱笑。

    躲在后面捅刀……

    这种做法符合这个表面憨憨的坏小了!不熟悉的人,一准会被他卖掉还帮他数钱!

    不知为什么,腹黑少女李姝却有些相信,这个表里不一的坏蛤蟆刚才说账本做了假那句话似乎是认真的。

    腹黑少女身边的包丫鬟听到朱平安的这句话,那张包脸上的担忧更浓了,坏了,这坏人真是乱来啊,惹生气了老爷,不让你借书了怎么办啊……

    就在账房们带着优越感说教的时候,却又听到那位被集火的对象又接着开口了。

    “对不起,让您贱笑了。”朱平安憨笑着说完,在众位账房说教声中,接着晃了晃手里的账本。缓缓开口道,“不过,这确实是做的假账,至少,我手中这本是。”

    呃

    房间内又安静了数秒。

    吖嘿。这货还装的来劲了!!!

    于是,安静了数秒后,账房们又开始对朱平安口诛笔伐起来,这少年还装的来劲了,不知道你这是在关公面前耍大刀吗,不知道我们都是在账房混了十多年几十年的高手了吗。是可忍孰不可忍!

    “你能看得懂账本吗?”有账房嘲笑。

    话音刚落,就听那边朱平安淡淡的回了一个字,“能”。

    然后那问话的账房便不认了,这少年郎还真是嘴硬,到这时候了还在装,喜欢装是吧。那我今天就拆穿你,让你明白账本不是你想的那么简单,省的给我辈读书人抹黑!

    于是,那账房便拿起了手中一本账本起身了,准备一举揭破朱平安的谎言。

    “既然你说你能看得懂账本,那你给看看,这一页账本记得是什么?”那账房将手中的账本随手翻开,指着其中一页向朱平安打响了打假的第一枪。

    朱平安接过账本看了一眼。便淡淡的开口道,“这是一本日清薄,也就是流水账。准确的说这是日清薄中的往来薄,这页记的是,嗯,张去货欠款去账银二五十八两……”

    朱平安读完,对面站着的账房恍若雷劈一样,一脸不可置信的便立马将账本从朱平安手里拿过来。盯着那一页久久不能回神。

    这……这还真能看得懂呢,那账房目瞪口呆。久久不能发出一句话。

    腹黑少女眸里闪过一丝亮光。

    “小姐,那坏人。真的看得懂账本啊。”包小脸蛋红扑扑的,小手扯了扯自家小姐的衣角,不敢置信的呢喃。

    “是不是真的是能识字就能看懂啊?”包丫鬟画儿眨了眨眸,有些不相信。

    “你去拿一本过来看看。”腹黑少女李姝冲包丫鬟画儿努了努嘴吧。

    于是,包丫鬟画儿便颠颠儿的走到朱平安身边,将朱平安手里的账本要了回来。

    这坏人能看懂,我和小姐应该也能看懂吧。

    包小丫鬟画儿将账本从朱平安手里拿回来后,便献宝一样交到自家小姐手里,然后凑上脑袋跟小姐一起看。

    只是看了一眼,包丫鬟画儿便黑了脸。

    这账本里面是什么鬼画符啊,汉字倒还认识,只是记载数字的这些〡〢〣〤〥〦〧〨〩○都是什么啊,完全看不懂啊。

    小丫鬟的包脸都快挤成苦瓜脸了。

    那边的桌账房们在确认朱平安能看得懂账本后,安静了一会,然后嘈杂了起来,看得懂账本有什么啊,看得懂账本的多了,但是能当账房的能有多少,更别说我们这样全县都有名的账房了,我们仔细核算天了,都没有核算出问题来,你就看了都不到一盏茶功夫呢,就说账本是作假的了,怎么可能吗!做这批账的肯定是老手中的老手,滴水不漏,怎么可能被你那么快就发现是做的假账。

    “朱平安,你过来。”包丫鬟在得到小姐示意后,冲朱平安招了招手。

    “干嘛?”朱平安撇了撇嘴。

    “你过来嘛。”包丫鬟嘟起了嘴吧。

    朱平安走过去后,包丫鬟便抱着账本指着里面的出现这些〡〢〣〤〥〦〧〨〩○东西的地方,问道,“这些鬼画符都是什么啊?”

    鬼画符?

    也是,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这样的字应该算是鬼画符了。不过对于这个时期南方尤其是南直隶一带的商人账房来说,这就熟悉的很了。这些符号是是中国民间的“商业数字”,现在在电脑的特殊字符中仍然可以找得到。这种“商业数字”在古代商业上广泛应用,特别是竖写账本的记帐。朱平安也是在古汉语字符的时候到的,看着跟鬼画符似的,但这种商业数字形象性很强,容易习掌握,即便是盲,写出来也是运笔如飞的熟练,估计也是因为此,才成为古代同行的商业数字的吧。

    “这个是商业数字,1就写一个竖〡;2就是两个竖:〢;3,个竖〣;4,是个交叉:〤;咱们都是用算盘,你看这个古〥,上面一点就像算盘上档拨下一个,表示五,所以〦是六,〧是七,很好理解。〩就是草体的久,写的快了点……”朱平安伸出手指在包丫鬟抱着的账本上指着这些商业数字,深入浅出的解释起来。

    包丫鬟画儿微微红了脸,不知道是因为被这么简单的数字难住羞的还是什么。

    在朱平安解释的时候,腹黑少女也不由凑着脑袋认真听了起来,听完后,发出一个傲娇不屑的“”字。

    什么嘛,以为多厉害呢,原来这么简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