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八百零五章 问题少女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一袭红色,宛若嫁衣,娇蛮而张扬,朱平安初进们就被这一抹红色吸引了眼球。

    红色的主人是位少女。

    一袭张扬的红色长裙,裙上用金线刺绣了一只展翅的金色凤凰,用银丝线勾勒出了白云,长裙领口有些低,不过却没有走光的担忧,一抹白色锦缎裹住青涩初育的胸部,略有曲线起伏。

    一头黑色青丝长发中分后聚集脑后,盘成精致立体的发髻,盘在脑后,发髻立在头顶,一对张扬的百鸟朝凤金簪插在发髻左右,垂下珠串流苏,晶莹圆润的珍珠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衬托的少女贵不可言,高不可攀。

    肤若凝脂,皎若朝霞。

    少女看到朱平安进门后,冷哼了一声,挑了挑柳眉,樱唇勾起一抹嗤笑。

    呃

    这位少女就是房东吗?一点也不像房牙所说主动降价一两房租的样子啊,倒像寻仇似的啊。

    朱平安听到少女的冷哼,心中感觉不对经,再看少女嘴角的嗤笑,更是觉的不对劲。

    “哼,大胆狗奴才,谁给你的狗胆,竟敢直视本公主。”少女看到朱平安目光直视自己,不由嫌恶的眯了眯眸子,哼了一声,伸出小手指着朱平安的鼻子,娇蛮无礼的斥骂了起来。

    卧槽!

    还狗奴才,公主......

    神经病啊你!

    听到少女的斥骂,朱平安脸色一黑,扫了少女一眼,毫不客气的轻声回了一句,“有病吧你。”

    任谁一进门,就被人骂一顿,心情能好才怪。

    有病?

    竟然敢说我有病?!

    少女听朱平安说她有病,顿时跟炸毛了的猫儿一样,使劲的跺了下脚,气急败坏的指着朱平安,大声斥骂不已:“呸,你才有病,朱平安你好大的狗胆,竟敢诋毁本公主,信不信我禀了父皇,把你关到大牢去!”

    朱平安闻言,再次皱了皱眉,这女的真是有病吧,一口一个公主,一口一个父皇,公主都在皇宫里养着呢,哪里能出来浪,嘉靖帝怎么可能允许他的公主出宫呢。深宫里的规矩多着呢,古代大家族都讲究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更何况是深宫里的公主了,未出嫁的公主,一律不得出宫,这可是皇家贵胄,怎么允许凡人目睹天颜。

    至于穿越小说,或者古代言情小说里,某某男主角邂逅私自出宫游玩的公主,继而一番调戏调教,最后成就一番风花雪月旖旎之事的桥段,扯淡吧。

    写小说之前麻烦先看看宫规吧,别再闹出这些肤浅的笑话。

    如果是皇宫里,嗯,比如前几天自己去皇宫拜见嘉靖帝,碰到了一位莫名其妙叫自己暴露狂的、自称公主的公主,皇宫里面呢,碰到公主能说得过去,所以自己信,并且行大礼。

    但是宫外的,自己不信。

    至于她知道自己的名字叫朱平安,并不奇怪,昨天房牙跟她初步洽谈租房一事的时候,应该就告诉她自己名字了。

    不过,房牙是怎么初步洽谈的?!

    朱平安转头看向一旁的房牙,用目光询问房牙怎么回事,怎么房东跟个神经病似的。

    房牙也是一脸懵逼,跟个木头似的杵在那,呆若木鸡,不明白怎么回事。

    至于那少女自称公主,房牙也是不信的。

    虽然紫禁城近在咫尺,可是公主都养在深宫里,深宫里规矩多着呢。

    “喂,朱平安你好大狗胆,竟然敢无视本公主!还不快滚过来拜见本公主。”对面的少女又开始炸毛了,恼怒不已的冲朱平安斥骂,颐指气使。

    朱平安用一种关爱智障人人有责的眼神扫了她一眼,然后彻底无视她。

    竟然敢无视我!

    见朱平安无视自己,那少女更是跟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娇蛮的小脸都气红了。

    “咳咳,不好意思,这位小姐,请问这个店铺的东家在哪?就是昨天的时候洽谈的那位公子。”房牙咳嗽了一声,询问道。

    “狗奴才,本公主也是你能叫的吗?!”少女斥骂,浑身威仪咄咄逼人。

    房牙一时间,被吓得浑身一个哆嗦,刚刚这少女都是面对朱平安了,自己感觉并不是很强烈,可是这一会面对自己,才感觉到少女带来的压力,心里面还真有点怀疑面前这个斥骂自己的少女就是个公主。

    在少女威压之下,房牙下意识的就要下跪请罪了。

    “媜妹,不得胡闹。”

    这时,一声男声从门口传了过来,继而一位年纪不大,胡须却很旺盛的男子从门口走了进来,男子看上去年纪不大,比朱平安大不了多少,头戴四方平定巾,穿着一身低调贵气的襦生常服,给人一种富家公子的感觉。

    男子身后跟着四个随从,目光精光闪闪,一看就是身手不凡之人。

    “皇兄你来了,你看这两个狗奴才,竟敢对我无礼。你帮我好好教训教训他们。”少女看到男子进门,一双眸子露出惊喜的神采,仿佛没有听到男子进门时说的话一样,迈着莲步走上前来,挽着男子的胳膊,半是撒娇,半是指使的说道。

    “媜妹,不得胡闹。”男子揉了揉少女的脑袋,温柔的说教,然后又拱手对朱平安说道,“不好意思,朱兄,舍妹被家里当公主宠坏了,一向口无遮拦,还望见谅。”

    至于一旁的房牙,则是被男子忽视了。

    “哪里哪里,令妹天子烂漫......不过还是要注意下称呼。”朱平安拱手回礼,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都主动道歉了,自己也不能小气了不是。

    听了男子的解释,朱平安有些释然,怪不得这少女自称公主什么的,原来是被家里给当公主给宠坏了的问题少女。

    不过,在古代自称公主,又说父皇什么的,这可是违禁的,若是被有心人听到了,上纲上线,这也是不小的隐患,很可能带来祸患。所以朱平安委婉的提醒了男子一下。

    “大胆,竟敢说教我和皇兄?!”少女用力的瞪了朱平安一眼,继而又用力的甩开了男子的胳膊,气鼓鼓的绷着腮帮子,看着男子发脾气道,“皇兄!!!干嘛要向一个狗奴才道歉!你不帮我教训他也就罢了,怎么还向着外人!”

    “咳咳,多谢朱兄提醒。鄙人姓黄,所以舍妹叫我黄兄,咳咳,黄妹,不得无礼。”男子表情有些不自然的蹩脚的解释了一下,又用眼神提醒少女注意。

    “哼!”少女冷哼了一声,赌气的扭头不理男子。

    “咳咳,朱兄见谅。”男子见状,无奈的摇头笑了笑,拱手与朱平安致歉。

    “哪里哪里。”朱平安还礼,姓黄啊,称黄兄黄妹,虽然有些怪怪的,但也说不过去,也就没有多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