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八百零七章 上头条了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本来朱平安是准备送给问题少女“三藕浮碧池”一诗的,不过一来这诗言辞过分了些,二来估计再过一百年大明朝也没人看懂,看不懂的话就失去赠诗的意义了,所以朱平安就选择了这首改编自韩寒三重门《卧石》的《卧春》,虽然这个诗在现代早已经烂大街了,但是对于大明来说,新的不能再新了。

    当问题少女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穷尽手段,终于破解《卧春》真谛的时候,想必非常有趣。

    朱平安不无恶趣味想了想某人抓狂的场景,不由勾了勾唇角,背着手走出了糕点铺后院。

    才走出店铺,朱平安就发现对面有一个熟悉的身影,嗯,就是那个笨拙转身,用半张饼子遮脸的包子脸少女。

    一眼就认出来了,这少女正是李姝的贴身丫头画儿。

    “保佑姑爷看不到我,保佑姑爷看不到我……”画儿紧张兮兮的伸出小胖手紧紧的捏着半张饼子,努力的想要把满是胶原蛋白的婴儿肥包子脸藏在半张饼子后面,紧闭的眼睛睫毛颤抖,小嘴里不住的祈祷。

    这一幕让朱平安想到了后世把脑袋埋进沙子里躲避危险的鸵鸟。

    你还真是有才。

    芝麻饼才有多大,还没有巴掌大呢,更何况才是半张了。

    半张芝麻饼连你的半个小脸都遮不住,还想把整张脸藏饼后面?!

    笨啊......

    “你在这干什么?”

    朱平安好笑的走上前,伸出手拨开画儿小脸前的半张饼,笑着问道。

    “我,姑爷你认错人了吧?”包子小丫鬟画儿这一会演技上线了。

    可惜的是智商没有上线,小嘴里明明喊着姑爷,还装不认识说认错人了。

    “哦,认错人了啊。”朱平安哦了一声,然后点了点头,像是没有识破包子小丫鬟似的。

    闻言,包子小丫鬟还以为自己的演技瞒过了朱平安,心里面兴奋的不要不要的,谢天谢地谢谢各路神仙听到了自己的祈祷,听到朱平安开口说认错人了的时候,包子小丫鬟一张小脸忙不迭的像小鸡吃米一样连连点头,表示同意,嗯呢,你就是认错人了呢。

    “哎,你刚刚叫我什么?”朱平安若无其事的随口问道。

    “姑爷啊。”包子小丫鬟想也不想脱口而出。

    然后朱平安便微微笑着看着包子小丫鬟画儿。

    一秒

    两秒

    “啊......”

    包子小丫鬟在朱平安注视下,过了两秒才慢慢的反应了过来,然后啊了一声,一张婴儿肥小脸瞬间红的跟只猴子屁股似的,通红通红的,小脸都羞的发热了。

    “呵呵呵......原来是姑爷呀......”

    包子小丫鬟小脸通红,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羞赧的吐了吐粉舌,一双小手无处安放的放在小腹前,小屁股还顺着扭了扭,腼腆害羞的拉长了声音。

    羞的不要不要的。

    徐志摩说的“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像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估计描述的就是这样的羞涩吧。

    朱平安见状无语的笑了笑,“现在认的我了。”

    “呵呵,画儿当然认得姑爷了。”包子小丫鬟伸出小胖手揉了揉后脑勺,脸红的不要不要的。

    “你来这里做什么?”朱平安又问。

    “我来.......我来干什么了......饼,对,我来买饼来了。”包子小丫鬟一边说一边想,然后看到了手里的饼,接着就举起了手里的饼,跟举了一个奖牌似的。

    “跑这么远来买饼?”朱平安听了包子小丫鬟想了好久的理由后,不由得笑了。

    “嗯嗯,这里的饼好吃呀,我最喜欢吃了。”包子小丫鬟说着,为了证实自己爱吃,就把手里的饼塞到了嘴里,就跟兔子吃萝卜似的,一口就塞了进去。

    然后。

    尴尬的噎着了,小手拍着颇具规模的胸脯,好一阵才咽下去。

    “小姐,小姐,你还没付钱呢......”一旁的掌柜的忍不住提醒了起来。

    又是一阵脸红。

    包子小丫鬟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太丢人了,而且还是在姑爷面前......

    “那个,我是怕姑爷没带钱袋,才跟过来的呢。”包子小丫鬟低着小脑袋如是说,然后又画蛇添足的补充了一句,“我不是跟踪姑爷的。”

    “刚刚不是说买饼吗?”朱平安笑了笑。

    “呃......顺道买饼的。”包子小丫鬟脑袋低的更低了,都快埋进胸里了,声音小的像是蚊子嗡嗡似的,都快听不清楚了。

    朱平安笑而不语。

    “哎呀,知道瞒不过姑爷啦,我是偷偷跟来的啦......”包子小丫鬟好像也觉的自己的借口太幼稚,连自己都不信呢,也就红着小脸坦白了。

    “下次想来,就大大方方的跟着哈。”朱平安微微笑了笑。

    “真的啊。”包子小丫鬟闻言喜笑颜开,两个小酒窝都露了出来,本来还以为会被姑爷责骂一顿呢,没想到姑爷不仅没有责骂自己,还让自己下次大方跟着呢,就像小朋友胡乱涂鸦了墙壁,家长不仅没有责备,反而夸奖画的好有艺术天赋。

    “姑爷,我们不用租刚刚那个眼睛张在头顶上的无礼小姐家的店铺呢。”

    回去的路上,包子小丫鬟手里提着一包芝麻饼,小手晃啊晃,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

    “嗯,我们不租。”朱平安点了点头。

    “是不用租。”包子小丫鬟纠正道。

    “哦,为什么?”朱平安随口问道。

    “因为我们在这条街上有店铺啊,就是前几日,小姐才收了几个店铺,我记得其中就有一个店铺在这条街上呢。现在那个店铺还空着呢,昨天小姐还在想做什么生意呢。”包子小丫鬟点了点小脑袋,认真的说道“那个店铺好像蛮大的呢。”

    呃,这就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吗?!

    朱平安感觉像是瞌睡了就送来枕头似的。

    慢慢的,一高一矮两个身影消失在了人潮人海中。

    这一日,朱平安虽然没有在房牙帮助下租到房,但是朱平安租房做生意的名声却是被随着房牙之口,一传十,十传百的传了出去。

    朱平安被罚破了产,已经被逼着去做生意补贴家用了。

    一时间传为笑谈。

    很多衙门里面官员闲聊最热门的话题,除了严嵩、徐阶典当卖家什交罚银外,就是朱平安被罚破产做生意最火热了,确切的说朱平安这则话题比严嵩、徐阶的还要火热好几倍。

    堪称古代热搜榜第一了,如果是现代的话,都能上头条了。

    某位被罚了银子,数日茶饭不思、郁结于心的官员,听说了这个消息后,高兴的多吃了五碗米饭,如果不是家人拉着,这官员胃口好的能吃一盆米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