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门崛起 朱郎才尽

第八百零八章 意境极美

www.youmyoum.com 寒门崛起     从这一天起,应卯上班的官员到了衙门碰到了,第一句话不再是吃了吗,而是听说了吗,接着朱平安被罚的倾家荡产被迫兼职做生意的消息,就会又一次被提上一遍。

    “开什么玩笑,他要是卖字卖画说不定还能赚个三瓜俩枣的,不至于整天喝西北风,可若是做生意,听说还是要开个食肆经营,我可以保证他朱平安赔的犊鼻裈(古代内裤)都不剩。”

    “子曰有教无类,这读书做文章不分什么高低贵贱,可要说做食肆,他朱平安一个乡下来的土包子,在吃食上能有什么见识,不会以为乡下的小食肆随便炒几个上不了台面的菜就能赚到泥腿子的钱,就想当然的以为在京城也能赚到钱吧。京城的食肆是什么档次,他乡下的食肆能比得上吗,还想赚钱,做梦去吧。”

    “他朱平安脑子进水了吧,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黄金屋,放着书本学问不好好研究,偏要自甘堕落去沾染一身铜臭味,我看圣上罚他罚的还是太轻了。”

    “年轻人呐,还是太年轻,不撞南墙不回头,这做生意跟读书可是两码事,唉,年轻人就是不听劝啊。”

    “呵呵,还想开食肆赚钱…….我看他能赔到哭……”

    “这也说不准吧,说不定人家朱平安能赚到钱呢,是吧,哈哈哈……”

    “赚到钱?哈哈哈,他要是能赚到钱,我就把我的名字倒过来写。”

    人们口中说的基本上都是唱衰朱平安的声音,可以说十个人里面九个半都是不看好朱平安的,剩下的半个也是出于自身修养而没有发表言论,实际上心里面也是不好看的。

    一阵唱衰,一阵笑。

    好不夸张的说,朱平安的这则消息承包了京城官场权力一半的笑点,治愈了不少。

    西苑深宫内,焚香祭祀的香火弥漫,清风送来阵阵檀香,有一行人穿过金鳌玉蝀桥,径直往后宫而去。

    如果朱平安在此的话会认出,当先走的四爪蟒袍少年,便是上午在糕点铺子后院的那位胡须茂盛的少年,不过唯一的区别是,此时少年脸上白皙干净,那有什么茂盛胡须,只是嘴唇上有浅浅绒须而已。

    此人正是大明硕果仅存的两位皇子之一,大明三皇子——裕王朱载垕。

    紧跟裕王身后的是一位活泼任性的少女,身着大红凤鸟裙,满头珠翠,一张小脸满是高傲和目中无人,粉白玉手里一张宣纸,卷成纸筒拿在手里。

    如果朱平安在此的话,也会认出这位少女来,正是上午糕点铺子后院的问题少女。

    能在深宫中自由行走,自然也不是普通人,这少女是大明朝的三公主,也是嘉靖帝最为宠爱的长公主(现存公主中的长公主)——宁安公主朱禄媜。

    “皇兄,你在宫里住上几日吧,杜娘娘在宁安耳边说过好几次想皇兄了呢。”宁安公主上前一步,伸出小手扯了扯裕王的袍袖,用撒娇的语气说道。

    裕王闻言微微一怔,顿住了脚步,继而又摇了摇头,脸上露出忧愁无奈的神色,轻声道:“媜儿你又不是不知,我已开府,不能在宫中逗留。况且,父皇素来不喜我来宫中,今日还是母妃微恙,我才得以进宫探望母妃的。”

    “都怪那陶老牛鼻子,胡说八道什么二龙不相见之类的屁话,蒙骗父皇,害得皇兄不能入宫。”宁安公主气呼呼的说道。

    两人身后的宫女太监一个个全都低着脑袋,垂手侍立一旁,就像是聋了哑了一样,鸦雀无声。

    “皇妹慎言。”裕王眉宇间有紧张神色,极快的往四周扫了一眼,靠近宁安公主轻声道,“小心隔墙有耳,陶天师深得父皇信任,若是被父皇得知皇妹背后诋毁陶天师,那就不好了。”

    “怕什么,这些都是皇妹信得过的奴才,若是哪个敢乱嚼舌根,拉出去打死不论。”宁安公主扫了身后的宫女太监一眼,抿了抿小嘴,敲打了一句。

    “奴婢(奴才)不敢。”

    一干宫女太监纷纷下跪战战兢兢的回禀,语气谦卑恭敬。

    “起来吧,只要你们守着本分,本公主不会亏待了你们的。知道回去,若是母妃问起,你们怎么回了吗?”宁安公主淡淡的说了一句,然后又若无其事的问道。

    “公主在清一斋为贵妃娘娘抄经祈福了。”一干宫女太监异口同声的回道。

    宁安公主闻言,满意的点了点头,樱唇上扬起美丽的弧度。

    一旁的裕王笑着摇了摇头。

    一行人继续往前。

    “皇兄,你说朱平安那暴露狂送给我诗是什么意思啊?”提到朱平安写的诗,宁安公主唇角的笑意便渐渐褪去,皱着眉歪着小脑袋,一脸嫌弃的说道:“我天真烂漫关他什么事了,上赶着送人家诗,哼,他以为他是谁啊,谁稀罕他的破诗。”

    当然,虽然宁安公主一脸嫌弃的这么说着,可是小脸上还是不免浮现有几分洋洋得意的神采。

    就跟上学时小女生收到了小男生的情书时一样,不管是撕碎了也好,丢到垃圾桶也好,可是心里还是不免有几分得意与高兴的,虚荣心也得到了很大的满足。

    哼,本姑娘就是这么漂亮、有才、这么讨人喜欢。

    我刚刚可是没有给朱平安一点好脸呢,就是这样,他还上赶着送我诗。

    要是给他一点好脸,那他还不得更蹬鼻子上脸了,不知道做出什么献殷勤的举动呢......

    哼

    谁稀罕!

    宁安公主说完,未等裕王回道,便自顾自的轻声默诵了一遍:

    “《卧春》

    暗梅幽闻花

    卧枝伤恨底

    遥闻卧似水

    易透达春绿。

    岸似绿

    岸似透绿

    岸似透黛绿。”

    默诵完后,宁安公主便摇了摇小脑袋,一脸的嫌弃不已,“他这写的什么破诗嘛,意境好是好,可是诗句都不押韵,格律又不对,还重字,真不知道他是怎么考上状元的。”

    “嗯,这首诗是有些怪怪的,韵脚格律都犯了诗词大忌.......只是意境却是极美呢。”裕王点了点头,轻声道。